媚寵

作者:故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八章

      第八章
      
      “不必興師動眾!彼午竦溃骸拔沂莵碣p府上的花,不是來瞧你王家有多少個人的!
      丁夫人面露難色。
      話是這樣說,可誰又能真正視攝政王如無物呢?若非老太太那身子骨下不了地,這會兒也該陪侍在側了。
      
      宋珩抬手點了個小廝:“領路!
      那小廝受寵若驚,也不敢停頓,連忙帶起了路。
      
      丁夫人一行人卻只得牢牢按在原地不動。
      攝政王如今行事,仍舊帶著軍中作風,說一不二。他們當然不敢忤逆攝政王的意思,哪怕一顆心都吊了起來,生怕有所慢待。
      
      丁夫人身邊的老媽媽壓低了聲音,道:“太太這是怕什么?何不當做一樁好事來看?”
      大丫鬟也道:“從前并不曾聽聞過,攝政王是愛花之人!
      丁夫人喃喃道:“正是,看花是假!
      “看人才是真!崩蠇寢屝χ溃骸安贿^看的不是咱們這些閑人!
      
      丁夫人面上卻并不見喜色,反而愈加凝重了,她搖了搖頭,道:“若真是那樣……怕不是喜事,反而是樁大禍事。老爺是一心盼望著,嫻兒入宮的!
      老媽媽張了張嘴,卻到底沒敢說出來。
      可那個道理,京中上下誰又不懂呢?
      
      ——坐在龍椅上的是少年皇帝,可那真正手握大權的,有文韜武略的,是攝政王!
      
      園子里,齊春錦有點憂心忡忡,她環視一圈兒,眾人莫不都是滿面的緊張,緊張之中還夾雜著幾分雀躍。
      她們在期待攝政王的到來。
      可齊春錦一點也不期待。
      
      “攝政王……真的來了么?”齊春錦壓低了聲音問云安郡主。
      
      云安郡主搖了搖頭:“我也不知!
      她連小皇帝都怕,攝政王就更怕了。扭頭一看,齊家姑娘原來也是皺著臉,一點也瞧不出高興。
      
      云安郡主心下頓時有點說不出的小歡喜。
      齊家姑娘同她更像了。
      
      云安郡主連忙也壓低了聲音,問:“你也怕齊王叔?”
      齊春錦點了點頭。
      云安郡主小聲道:“我也怕!
      
      鳳陽郡主驟然一回頭,瞧見她們倆都快抱一塊兒了,跟驚弓之鳥似的,有點可憐可愛,可又說不出的好笑。
      “云安,你這是作什么?來的又不是旁人!
      
      還拎著藥包的小皇帝,見她們這般模樣,心底也不由生出幾分同病相憐來。
      只可惜他是皇帝,自然不能如云安那樣,肆意地開口說自己怕皇叔。
      
      小皇帝猶豫片刻,便只能對齊春錦說了一句:“你莫要怕……”
      
      還不等話音落下。
      那廂小廝進了園子,大聲唱道:“齊王殿下到!”
      
      其余人早早就做好了準備,不由紛紛起身行禮。
      齊語芙姐妹更是又激動又心慌,還差點摔一跤!强墒菙z政王!在周家宴上只能遠遠見一面的攝政王!誰能想到,她們今個兒竟然這樣近地見到了!
      
      宋珩進了園子。
      他的目光徑直越過眾人,落到了小皇帝的身上。
      
      他微瞇了下眼,面上神色淡淡,瞧不出什么。但一開口,就立刻威勢壓人:“宋煜!
      
      他直呼了小皇帝的名字。
      天底下少有人知曉小皇帝的真實名諱,因而一時還沒有人反應過來。只是覺得驚奇,這是哪家的皇親?從前似乎見得很少。
      
      小皇帝僵著臉,沒吭聲。
      他怕一聲“皇叔”叫出來,身份就當真暴.露徹底了。
      
      見小皇帝動也不動,宋珩沉下了臉,正要拔腿朝那個方向走去。突然,他瞥見旁邊有什么動了動。
      是一顆梳著雙髻,垂著金色流蘇的小腦袋。
      云安郡主?
      宋珩分去了一點目光,然后猛地滯住了。云安最是怕他,這會兒已經躲到鳳陽身邊去了。那個獨自坐在原地,正往后縮脖子,連帶耳畔的金色流蘇都晃晃悠悠的少女……是她。
      
      宋珩的動作一下就按住了。
      
      他方才……面色沉了下來。
      他嚇住她了?
      
      比較起周家舉宴的時候,她似乎……更要怕他了。
      
      “殿下?”旁邊的內侍低低出聲。
      殿下不會是氣壞了吧?
      莫不是要出大事?
      
      宋珩眉頭動了動,卻仍舊沒有再邁動步子。
      他冷冷地看著小皇帝。
      宋煜長本事了!這都敢往外跑了?若是惹出亂子怎么辦?
      
      小皇帝與少女挨得很近。
      宋珩就眼睜睜看著少女顫了顫,又往后挪了挪,以一種悄無聲息的姿態,想要從他的視線中脫離出去。
      宋珩:“……”
      
      宋珩忍不住再一次思慮起這個問題。
      他真的有那樣可怕?
      
      軍中奉他為神,敵人縷縷望風而逃……可她又并非是敵人,她怕他做什么?
      
      宋珩心下翻涌起了些許的躁郁。
      他強制壓了下去,臨了拐了個彎兒,走向了鳳陽郡主。這下被嚇的變成了云安郡主,云安郡主連忙從鳳陽身邊離開,怯怯喚了聲:“王叔!
      
      宋珩應了聲:“嗯!
      
      王嫻反應快,忙道:“還愣著作什么?還不快給殿下擺上桌椅!薄罢埖钕律献!
      
      小廝連忙依言擺上了。
      宋珩沒有再多看周圍人一眼,語氣也依舊淡淡:“嗯!
      隨后一撩衣袍,落了座。
      
      園子里的氣氛剎那就變得凝固了,誰也不敢再在宋珩面前造次。哪怕是袁若霞,心中傾慕宋珩,卻也不敢輕舉妄動。上次周家宴,本是名正言順博得殿下好感的機會,可……偏偏就毀在了齊春錦的手上!
      袁若霞轉頭看了眼齊春錦的方向。
      等瞥見齊春錦面露懼色……
      
      果然小門小戶,小家子氣!
      
      “本王來之前,你們正要做什么?”
      
      袁若霞靈機一動,道:“正要對花作詩!
      那日她沒能做到的事,不如就放到今日來完成?
      
      宋珩顯得興趣缺缺,淡淡道:“好,那便作詩罷!
      
      哪怕原本不是這樣的安排,但攝政王發了話,不是也得是了。王嫻便起身主持了詩會。
      
      若要論起京城閨閣千金,最想嫁的人是誰?
      攝政王無疑。
      他年少便一戰成名,又身份貴重,手握大權,容貌也是數一數二的。除卻當今皇上外,誰又能同他相比呢?
      
      原本沒有什么心思的其他姑娘,這時也不免使出了十分力氣,誰都不想在攝政王跟前丟丑。
      這頭一個對花作詩的就是袁若霞。
      她想彌補那日遺憾,今日想由自己來做那個出風頭的人,再不叫別的人來攪了場子。
      
      和那日一樣,袁若霞從席間走出來,先朝宋珩見禮,隨后才啟唇吟詩。
      但同樣和那日一樣,宋珩依舊看也沒有看她一眼。
      他是當真沒有半點興致。
      
      ……可若是沒有興致,為的又是什么?
      難不成真是為了王嫻來的?
      袁若霞用力抿了抿唇,再也念不下去,匆匆收了尾,比起那日的水準還要大不如……
      
      小皇帝見狀,心道皇叔果真是生氣了。
      且是生氣極了。
      
      小皇帝一時坐也不是,站到宋珩身邊去也不是,就干脆依舊僵在了那里。
      宋珩一挪目光,就能瞥見他與少女挨得很近。
      ……縱使是年紀小,也應當懂得男女授受不親才是。難道宮中的宮人,不曾教過皇帝這些嗎?
      不,年紀也不小了。宋珩腦中又驟然閃過這個念頭。小皇帝都該要選妃了。
      
      這廂,齊春錦在那里僵坐得久了,腿都麻了,心底的恐懼倒也慢慢散去了不少。
      怕什么?
      攝政王又不知曉她在夢里做了什么。
      他長得也不兇,相反,長得是極好看的……只是身上的氣勢,有些、有些嚇人。
      
      齊春錦輕輕吸了口氣,為了轉移走注意力,不再那樣害怕,她扭過身子,看向身旁不遠的少年。
      “你不累么?”齊春錦壓低了聲音問。
      
      有人關心他!
      原來有人關心他累不累!
      小皇帝面皮抽動了一下,想要露出一點笑,但又突然想到皇叔就在上頭坐著,于是生生憋住了,只小聲道:“……有一些!
      
      齊春錦想到這少年瞧著身子骨不大好,先前不是還在王家的巷子里吐了嗎?
      
      齊春錦朝他伸出了手:“我幫你拿著吧!
      “什么?”
      “藥!
      
      小皇帝遞出了藥包。
      齊春錦攥在了手里。
      
      他們的動作幅度并不大,場中又有人正在吟詩。因而他們算不得如何引人注目。
      但當齊春錦將身子扭回來,再一抬頭——
      攝政王正定定地看著她。
      
      齊春錦瞪大了眼,不敢動了。
      他在看我。
      他在看我!
      
      他難不成瞧出什么了?
      可是……可是她也并沒有盯著他,露出垂涎之色呀?
      
      “二叔最會作詩,三妹妹想必襲承了他的衣缽。就請三妹妹替我們作詩吧!饼R語芙的聲音突然響起來。
      
      原來剛才其余人都已經作完詩了,就剩下齊家三個姑娘了。
      
      齊春錦茫然地眨了下眼。
      因為剛才為了壯膽瞪著攝政王看了太久,這會兒一眨眼,就覺得酸澀不已。還有一點淚水順著眼角擠落了出來。
      
      齊春錦:“我……”
      
      小皇帝見狀,心道,多可憐,她定是被嚇住了。她與朕一樣,也不善作詩啊。
      云安郡主也心道,齊三姑娘都嚇哭了。她與云安一樣,也不善作詩啊?稍瓢材苎b著不開口,便熬過去了,誰又能來救救齊三姑娘呢?
      
      這時,宋珩突地出聲:“就到這里罷!
      
      王嫻忙福了福身:“是!
      其余人自然都閉了嘴。
      
      “本王四下走走……”說罷,他站起身,面前的茶水一點都沒動。
      
      宋珩要四下走,其余人哪里敢動?只能老老實實繼續呆在自己的位置上。
      
      云安待不住了,拽了拽齊春錦的袖子,道:“我們……走罷,悄悄的……”
      齊春錦也想走,若是一個人的話,她就不敢了。但若是有人一并同行,同行的還是云安郡主,她就敢了。
      齊春錦小幅度地點了下頭。
      
      云安郡主拽著齊春錦站起身來,正要挪步。
      宋珩突然回了頭。
      云安郡主立馬頓住,怯怯道:“王叔,我要去方便。我要齊三姑娘陪著我一塊兒去!
      
      齊春錦瞪圓了眼。
      哪里……是悄悄了?
      
      宋珩瞥了一眼:“去吧!
      
      云安郡主連忙牽著齊春錦,二人一路小跑,跟后面有狗在追似的。
      
      宋珩:……
      他微瞇起眼,盯著少女耳邊搖搖晃晃的金色流蘇……流蘇拂過了她雪白的脖頸,拂過了鎖骨……
      
      宋珩猛地挪開了眼。
      
      “鳳陽,隨本王來!
      
      鳳陽郡主會意,立刻起身,將小皇帝也帶上了,跟在宋珩身后,也出了園子。
      園子里很快便歸于了安靜。
      
      “齊王殿下這就……走了?”肖晴還有點不可思議。
      袁若霞面色沉沉說不出話。
      
      王嫻輕嘆了一口氣,道:“應當是的罷!
      她這下可以肯定了,攝政王應當是沖著皇上來的;噬铣鰧m怕是……私自出宮。
      
      齊春錦沒想到轉了一圈兒,居然又碰上了攝政王。
      
      攝政王帶著鳳陽郡主,還有那個少年,正正堵在了回廊的盡頭。
      
      攝政王看向云安:“好了?”
      “……好了!
      
      氣氛一下又凝滯了。
      周圍冷冰冰的,無一人敢開口。
      
      齊春錦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低聲道:“郡主,我該要回去了!
      她的聲音又嬌又軟,聽著像是小貓兒的爪子輕輕撓在心上。
      
      宋珩不由掀了掀眼皮,目光落在了她的頭頂發旋兒上。
      
      云安頓時也得了點膽氣,抬頭看宋珩:“王叔,她要走了!
      
      宋珩沒出聲。
      
      云安學著大人的模樣,對齊春錦睜眼說瞎話:“錦兒,你……你要同王叔說,你要走了,你娘在等你。你不要怕……王叔是個和藹的人。他最疼小輩了!
      
      并不是和藹的人。
      也并不疼小輩。
      云安在心底道。
      可不這樣說的話,齊三姑娘肯定嚇死了吧。
      
      云安道:“他是我的王叔,便也是你的叔叔了。你不要怕!
      
      宋珩:…………
      
      叔、叔叔?
      齊春錦腦子里有點亂,還有點暈,臉頰都漲紅了。
      
      倫.理關系好像、好像有些不大對。
      
      不,這樣也對。
      差了輩兒……
      這樣,就更不會有人想到我做了什么樣的夢了。
      
      齊春錦深吸了一口氣,這次鼓了更多的勇氣,心道回去的路上買了董家果子吃,就不怕了。若是不夠的話,就再買一碟子核桃酥,一碟子豌豆黃,一碟子箸頭春,一碟子金鈴炙,一碗徐記的小餛飩……
      她大著膽子抬起了頭。
      
      宋珩的目光就這么猝不及防地從她的發旋兒,轉而落到了她的面容上。
      她面色緋紅如桃瓣,眼眸如含春水,張嘴卻是一種視死如歸般的口吻:“齊、齊王……叔叔,我該回去了。我……我先告退了!薄 
      
      宋珩差點當場掐死云安。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我終于寫完了!這章也還比較長,不如就當兩章叭【你住嘴
    評論隨機發紅包。
    云安郡主:以后我的叔叔就是你的叔叔了。
    小皇帝:以后我的叔叔就是你的叔叔了。
    宋珩:?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