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寵

作者:故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齊春錦揪了會兒臉,見他一動也不動。
      慢慢地也沒那么怕了。
      但慢慢地,也覺得沒什么意思了。
      
      腳下鋪著柔軟的地毯,雖然知曉是在夢中,但齊春錦還是禁不住坐了下去,就這么倚著床邊,迷迷糊糊地閉上了眼。
      
      宋珩等了好一會兒,都未再等到有別的動靜。
      他緩緩睜開眼。
      夢中安靜極了。
      
      今日這樣早,她便從夢中消失了?
      宋珩眉心微微隆起,緩緩坐起身……
      
      一團圓圓的發髻映入了他的眼中,他的目光猛地滯住了。
      少女并未消失。
      她乖巧地趴伏在他的床榻前,似是睡著了。
      
      她膽大包天揪了他的臉?就這樣算了?
      
      宋珩伸出手去,湊到了她的臉頰邊。
      她的臉頰白中透著一點粉,因為側著臉趴下去的緣故,腮邊還有一點圓鼓鼓。
      
      宋珩的手剛一挨上去。
      齊春錦的睫毛突然顫了顫。
      
      宋珩立即躺了回去。
      ……那就這樣算了罷。
      
      齊春錦不知自己逃過一劫,倒是睡了極舒服的一覺。
      第二日,云安郡主的馬車前來,悄悄從齊家接走了她。
      
      云安郡主瞧她氣色大好,眉眼都點綴著笑意,便忍不住問:“錦兒是有什么開心的事?是昨夜未受噩夢侵擾?還是今日王夫人親手給你做了點心?”
      
      齊春錦搖了搖頭,壓著心虛,道:“我好像會控制自己的夢了!
      
      云安郡主驚訝地瞪圓了眼。
      齊春錦坐直了身體,頗有幾分氣勢,道:“昨日我在夢中作威作福了!
      
      “如何作威作福了?”云安郡主面露茫然。
      
      齊春錦將腰背挺得更直,捏了一個拳頭,道:“我打他了!
      反正她編瞎話也沒有人會知道……吧?
      
      “入你夢中嚇你,定然不是好人。打得好!痹瓢部ぶ髁x憤填膺道。
      
      齊春錦這才抿唇笑了笑:“我也不怕見著攝政王了!
      
      云安郡主又一次陷入了茫然。
      可是這與怕不怕齊王叔有什么關系?
      
      圍場建在京城的郊外,馬車足足行了半日,才隨著大部隊一塊兒,進入到了圍場中。
      
      宋珩圍獵,身邊不帶官員,除卻那些勛貴子弟外,便是他身邊的親軍護衛。
      而此次圍獵,他多帶了一個人,那便是小皇帝。只是未與旁人提起小皇帝身份,這里見過皇帝真容的人倒也少,只當他是哪家貴族子弟,來湊個熱鬧罷了。
      
      小皇帝打馬車里下來,臉色發白。
      不過到底比上回強,沒有扶著圍欄吐個昏天黑地了。
      
      “我此次攜你前來,可知為何?”宋珩駐足,出聲問。
      小皇帝頓了頓,道:“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适蹇墒菐倚腥f里路來了?”
      
      “嗯。書要讀,可整日窩在皇宮中,又如何長見識?將來若是鬧出,一顆雞蛋一兩銀子的笑話,你父皇想必要氣得從地里爬出來!彼午竦。
      
      皇叔語氣明明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小皇帝總覺得像是在罵他。
      
      小皇帝連忙點了頭,道:“皇叔說的是!
      
      “你素來體弱,養在宮中,每日里疏于鍛煉。也該見識一番騎射功夫……等回到宮中,便該強身健體起來。若是依舊這般下去,將來光是坐著批折子,便要耗你半條命!
      小皇帝心有戚戚焉:“皇叔說的是!
      
      “去玩罷!彼午裾f著,點了個侍衛跟上他。
      
      小皇帝驚喜道:“多謝皇叔!
      說罷,便立即轉身,尋云安郡主的馬車去了。
      
      云安郡主怕齊春錦引起太多人注意,便一直等在馬車上,并未急著下來安置。
      小皇帝走過去,掀起帷帳,一下便見著了齊春錦。
      
      齊春錦怔了怔,張嘴道:“那日的藥……”
      小皇帝卻也同時張了嘴:“那塊玉……”
      
      “那日的藥忘了問你取回,不過后頭也用不上了。我今日便好多了!毙』实壅f著,露出了一點笑顏。
      齊春錦點了點頭道:“那日你給我的玉,我給我娘了!
      小皇帝也不問為何,只問:“令尊可喜歡?”
      齊春錦回憶片刻,道:“當是喜歡的!
      小皇帝忙道:“那我下回再多送你幾塊!
      
      齊春錦連忙擺了擺手:“不必了,玉要那么多作什么?多了也戴不過來呀?偛荒芏妓┰谘!
      小皇帝頓了下:“有理!
      
      馬車外的宮人:“……”
      這哪有金銀珠寶還嫌多的道理?
      
      云安郡主卻是聽得不大高興了。
      皇上怎么與齊三姑娘聊起來了?
      害她連話也插不進去了。
      
      這時齊春錦掀起了車窗掛著的簾子,往外面瞧了一眼,眉眼間滿滿都是向往之色。
      “我們何時能出去?”
      
      云安郡主聽她問自己,這才又喜笑顏開,道:“等他先走了,我們就能下馬車,進帳子里去了!
      
      齊春錦還未住過帳子,當下期待極了,不由眼巴巴地盯住了外頭。
      
      隨行軍士侍衛,已經在搭建帳子了。
      他們今日不狩獵,要等修整后,第二日再舉行狩獵。
      一旁的年輕公子們倒也不敢閑著,便也搭把手,做些瑣碎事。
      
      周旭與幾個好友,正在取車上帶來的一些小玩意兒,如蹴鞠球、投壺箭等物……都是用作狩獵閑暇時玩樂。
      
      “周公子是在看什么?看得這樣出神!迸赃呁坏赜腥送绷送敝苄竦募珙^。
      周旭喉頭動了動,有些不可置信道:“見著了一個……熟人!
      那人哈哈大笑道:“此處誰不是熟人?”
      
      不,不是。
      他看見了……齊春錦。
      
      車簾卷起,少女倚在窗邊,臉越發顯得只有巴掌大小,眉眼又嬌又媚。
      可當周旭再定睛仔細看的時候,車簾已經放下來了。
      
      周旭腦子里攢動的熱意,一下就平靜不動了。
      應當是他看錯了。
      齊春錦又怎會出現在此處?
      
      周旭按下思緒,心下反倒有些說不出的癢癢。
      他怎么看哪里,都覺得是她?
      
      馬車內。
      云安郡主不大高興,便大著膽子對小皇帝道:“皇上該回去了,不然一會兒齊王叔見不著你,要生氣的!
      
      小皇帝這才不舍地鉆出了馬車,道:“晚些時候我再來尋你們!
      
      云安郡主想了想,心道,晚些時候倒也不必。
      將太醫給齊三姑娘帶來便好了。
      
      云安郡主成功驅趕了小皇帝,這才又與齊春錦聊了起來。
      齊春錦便也放下了簾子,等著外頭收拾完。馬車里有吃有喝,還有云安郡主身邊的老嬤嬤講故事,倒也不覺無聊。
      
      一轉眼,便到了傍晚時分。
      
      云安郡主下了馬車,齊春錦緊跟其后。
      那廂鳳陽郡主早從馬車里下來了,正與幾個同為王公之后的少女閑話。
      
      這是她們難得出一趟遠門的好機會。
      不少年輕公子也正在悄悄打量她們。
      
      “那不是云安嗎?怎么不黏著鳳陽姐姐了?”有人疑惑出聲。
      鳳陽郡主轉頭瞧了一眼,遲疑道:“她年紀小,如今好不容易尋到和她同年紀的,又脾性相投的玩伴了!
      “哪里年紀小了?尋常人家這時早已說親了!
      
      幾人議論起來,便聊到彼此親事上去了,倒也將云安的事忘到了腦后,更未去注意云安找了誰做玩伴。
      
      有宮人過來,引了云安郡主往帳子走,一邊走,一邊道:“這邊是郡主的帳子!
      齊春錦扭頭瞧了一眼,驚訝道:“帳子只有你一人住么?我瞧她們都是好幾個住在一塊兒!
      
      云安郡主道:“還有你同我住啊!
      說罷,云安郡主面頰微紅,道:“我同她們都說不上話,從前都是我一個人住的!
      
      與她多像呀!
      她在京中也鮮有玩伴!
      倒是在定州,還有那么一兩個來往的姑娘。
      
      齊春錦連忙道:“我同你住,今后我同你住。陪你說話,陪你玩藏鉤樗蒲……”
      
      云安郡主立刻親昵地抱住了齊春錦的胳膊。
      齊三姑娘真軟呀。
      又軟又香。
      
      云安郡主吸了吸齊春錦身上的香氣,才又問:“你方才聽見了我和皇上說話,知曉了他的身份,不覺得奇怪嗎?”
      
      齊春錦愣了下:“啊,皇上啊!
      “那日在王家,聽見攝政王同他說話,我就覺得身份應當有些復雜。只是沒想那么多!饼R春錦眨了下眼。
      方才她又一心留意馬車外的動靜,盼著去住帳子,吃烤肉,哪里聽清了云安郡主與那小公子說的話。
      
      現下聽云安郡主再提起,她才有些后知后覺。
      
      “你不怕皇上嗎?”云安郡主問。
      齊春錦想了想,道:“他不可怕呀!
      
      云安郡主連連搖頭道:“皇上也是可怕的,只是比齊王叔好一些些……”
      “那我日后少同他說話吧!
      
      云安郡主點點頭:“多與我說說話吧!
      “?”齊春錦愣了下:“好!
      
      小皇帝惦記著太醫,倒是很快就領了一個往云安郡主的帳子去了。
      那太醫還當是哪家的貴人,等進了帳子里,抬眼一瞧,卻是張陌生面孔。
      
      小皇帝緊跟著從后頭進來:“站著作什么?”
      太醫自然是識得小皇帝身份的,一聽見他的聲音,當下惶恐,行了個禮,連忙往前走了幾步。
      
      太醫拿不準齊春錦的身份,但見她模樣生得極好,心下隱約有了猜想。
      
      另一廂。
      宋珩喚了個侍衛過來問話:“皇上呢?”
      侍衛小聲道:“方才傳了個太醫過去,也不知是什么緣故!
      
      為了隱瞞身份,又為了顧全安危,小皇帝被安置在了宋珩的帳中。
      方才小皇帝傳了太醫。
      “傳到何處去了?”
      
      侍衛起身道:“似是往云安郡主的帳子去了!
      
      “云安郡主病了?”
      “屬下不知,屬下差人去問問!
      
      宋珩正要起身,但稍作思量,也不想太過拘著皇帝,便又坐了回去,道:“不必了,一會兒將太醫喚來我問問!
      “是!
      
      帳中很快歸于寧靜。
      宋珩低頭翻看折子,一邊不自覺地用舌頭頂了頂臉頰。
      
      還有那么一點疼。
      
      宋珩放下手中的折子,一時又覺得好氣,又覺得好笑。
      
      大約過了半炷香,侍衛領著太醫進了帳子。
      見了宋珩,那太醫就更覺惶恐了,連忙躬身行禮。
      
      宋珩淡淡道:“不必多禮!薄盎噬蟼髂闳,可是云安郡主病了?”
      
      太醫張了張嘴,心底為難。
      那帳中的少女乃是個陌生面孔,偏偏與云安郡主住在一處,又得皇上看重,想必在皇上心中的地位,非比尋!駝t怎會帶她來到獵場,還傳了他去瞧病呢。
      可瞧那舉止,又像是不愿被旁人發現。
      
      那攝政王問話,他是說,還是不說?
      若是編了謊話,說是云安郡主病了,只怕后頭這謊言極易被戳穿。
      
      就在太醫自以為不動聲色地變換著思緒時,宋珩已經瞧出了他的猶豫。
      
      宋珩語氣微冷:“說罷,他傳你前去,是為什么人診?”
      
      太醫到底還是更懼怕眼前的攝政王。
      躬身道:“當是……當是皇上看中的姑娘吧!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評論隨機發紅包叭。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