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

作者:巫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 章

      3
      看你怎么騙人啊。
      林無隅沒說話,只是笑了笑,又看了騙子兩眼,轉回了頭。
      “繼續!鄙底诱f。
      騙子沒出聲,林無隅能感覺到背后的視線。
      騙人這種事兒,主騙肯定不希望有除了苦主之外的人在場,但他也不打算離開,他還真是挺想聽一聽后續。
      
      “繼續啊,”傻子說,頓了一下又低聲補了一句,“你管那人干嘛?想聽讓他聽唄……放心,你說得不準我也不會說出來!
      “別!”騙子一下提高了聲音,“你最好說出來!
      林無隅低頭笑了兩聲。
      “初戀去年,是不是!彬_子問。
      “……是!鄙底拥穆曇衾锿钢@訝。
      “你還談過戀愛?”騙子助理也很吃驚,“還有這么不開眼的姑娘?”
      “你什么意思啊,”傻子不服氣,“我怎么就不能有人喜歡了?而且你以貌取人是不是不太好?再說了,雞哥這么帥也沒人喜歡他……”
      “不會說話閉嘴!彬_子說,頓了頓又說,“下一句不換稱呼我就幫你算算今兒晚上你牙都會掉在哪兒!
      助理笑得嗆了口水。
      林無隅忍著笑。
      
      “想讓他給你看什么,趕緊問!敝磉厴愤呎f。
      “我就是想問,我下次戀愛什么時候!鄙底诱f。
      “這個看不出來!彬_子說。
      “為什么?”傻子問,“這個隨便編一個都行吧?”
      “你是我誰啊我編一個逗你開心,”騙子很不屑,而且停頓了兩秒之后又補了一個重擊,“我看不出來你什么時候能再戀愛,就能看出來你兩年之內沒有愛可以戀!
      “我靠!鄙底雍芡葱,“真的假的?”
      “你信就是真的!敝碚Z重心長,“靜待兩年驗證吧……兩年以后還能找著我們的話!
      
      林無隅無聲地笑了一會兒,沒再去聽后面的對話,騙子不再繼續蒙了,光聽傻子在那兒郁悶,就沒什么意思了。
      他腦子里還有一堆學習資料在等著他。
      他把雞哥攆出了腦海。
      
      陳老四走了以后,劉金鵬一直想起身走,大東他們幾個正在幾個花壇那邊的空地上調音箱,他想過去玩。
      但丁霽沒有動的意思,他也就只能坐著不動,只是時不時就轉頭往那邊看一眼。
      “你自己過去吧,別陪我在這兒愣著了,”丁霽開了口,“不要跟他們說我來了就行,我想坐會兒!
      “好,”劉金鵬立馬蹦了起來,但很快又坐回了他身邊,看著前面一直發呆沒動過的那個人,小聲說,“那人,沒問題吧?”
      “一個為情所傷的優等生,能有什么問題!倍§V說。
      劉金鵬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你真他媽邪性!
      “走吧走吧!倍§V沖他擺擺手。
      劉金鵬蹦下了臺階,往大東他們那邊跑了過去。
      
      丁霽盯著前面那人的后腦勺看了一會兒,這人跟入定了似的,快有十分鐘沒動過了。
      他猶豫了一下,往四周看了一圈兒,捏了一小塊不知道從哪兒碎下來的水泥渣子,瞄了瞄那人右手邊的臺階,然后彈了過去。
      他經常隔著老遠往垃圾箱里扔東西,一般都能進去,他對自己的準頭還是很有信心的。
      但水泥渣子在彈出去的一瞬間碎成了兩小小塊。
      一小小塊落在了原定位置,那人右手邊的臺階上。
      另一小小塊,落在了那人腦袋上。
      而且沒有彈出來。
      就那么,平靜地停在了頭頂。
      
      林無隅抬起手,往頭上摸了一下。
      看到手里的小水泥時愣了愣,然后轉過了頭。
      身后的三個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只還有一個了,叫雞哥的那位騙子,正看著自己。
      林無隅對于這種挑釁沒什么感覺,只是順手一彈,把小水泥坨彈回了雞哥手上,又問了一句:“有事兒?”
      “沒事兒,”雞哥低頭看了看回到手里的水泥,“準頭可以啊!
      林無隅的復習思路已經被打亂,也就沒有轉回頭繼續,還是看著他:“收費嗎?”
      “什么?”雞哥皺了皺眉。
      “就……算命,”林無隅說,“多少錢?”
      
      不知道雞哥是個走什么風格的江湖騙子,反正聽到“多少錢”三個字的時候,頓時變了臉:“你說什么?”
      林無隅看著他沒出聲。
      “你知道我是誰嗎?”他又指了指自己。
      林無隅思考了幾秒種,清了清嗓子:“是不是……雞哥?”
      雞哥先是一愣,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突然樂了:“換個人你已經死這兒了知道嗎!
      林無隅勾了勾嘴角,忍住了笑。
      “不知者無罪,笑吧沒事兒,”雞哥往下挪了一級臺階,坐到了他身后,伸出了手,語氣很慈祥,內容卻很兇狠,“我叫丁霽,光風霽月的霽,叫名字就行,再叫錯一次,我馬上給你抽成今晚最閃亮的那顆電動陀螺!
      霽哥啊……
      
      林無隅沒有接他的狠話,跟他握了握手,回到了之前的主題:“所以不收費是嗎?”
      “不收費!”丁霽一臉不耐煩,“想干嘛?”
      “幫我算算?”林無隅把左手伸到了他面前。
      “不算!倍§V說。
      “你是不是不幫陌生人算?”林無隅笑了笑。
      丁霽瞇縫了一下眼睛,看著他沒出聲。
      “不熟不好蒙?”林無隅說。
      “你失戀了,”丁霽拍開他的手,看著他,“一周之內的事!
      林無隅也看著他。
      “蒙對了嗎?”丁霽問。
      “對了一半!绷譄o隅很誠實地回答。
      “暗戀失敗了!倍§V說。
      “嗯!绷譄o隅點了點頭,“不看手也能蒙出來么?”
      “都說是蒙的了,還看什么手,”丁霽很不屑地撇了撇嘴,“還聽嗎?”
      “不聽了!绷譄o隅回答得很干脆。
      
      他的確是沒什么想問的,想知道的事他會自己找答案,并不需要一個陌生人來告訴他,還無法驗證真偽。
      如果真有什么問的,無非也就是沒話找話,跟丁霽多聊幾句而已。
      不過時間已經不早了,現在往回趕,回到學校差不多正好晚自習下課,買不了燒烤了。
      有點兒失落。
      
      丁霽在小公園呆到差不多11點,四周已經沒什么人了他才跳下了臺階。
      今天不是周末,大東幾個唱歌也沒什么聽眾,劉金鵬跟著他們一塊兒換了地方。
      很不仗義地只是發了個消息告訴他。
      丁霽往那邊看過去的時候,人都已經沒了。
      他伸了個懶腰,該回去了,老爸估計還在奶奶家,但他這會兒要還不回去,爺爺奶奶會著急。
      
      不過到家的時候他意外地發現,老爸已經走了。
      屋里只有還沒睡覺的爺爺捧著個茶壺正在看電視。
      看到他進來,爺爺往面前的茶杯里倒上了茶:“回啦?”
      “嗯!倍§V坐到他身邊,拿過茶一口喝了,往沙發里一靠。
      “沒想到吧?”爺爺笑著說,“是不是后悔沒早點兒回來?”
      “后悔什么,我玩得不想回呢!倍§V說。
      “你爸是我勸回去的,”爺爺拍了拍他的腿,“你兩天沒去學校了吧?明天去上課,放學了直接回家吧,考試之前就別折騰了,好好復習!
      丁霽沒吭聲。
      “你爸媽也不是要怎么管你,”爺爺說,“但畢竟你這么聰明個孩子,學習也……”
      “別瞎說,”丁霽打斷了爺爺的話,“真聰明就不這樣了!
      “畢竟你這么個笨蛋,”爺爺一點兒也沒思考的就換了個詞兒,“不好好安心復習怎么行!
      丁霽笑了起來,嘆了口氣:“行了,你別來回周旋了,喝你的茶,我睡覺去了啊!
      
      學校是肯定得去的,這周新發的卷子他還沒有拿。
      而且去得還挺早,到學校的時候,校門都還沒開。
      丁霽皺著眉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本來還有些沒睡醒的迷糊,一下全沒了。
      “我靠?”他站在門衛室的窗戶邊兒上震驚地說了一句。
      “怎么,看錯時間了?”門衛大叔趴到窗口笑著問。
      “嗯!倍§V有些泄氣,把手機屏保的時鐘調回了數字的。
      這還叫聰明?連個指針表都能看錯。
      “吃早點了嗎?”大叔問。
      “吃了!倍§V悶聲回答。
      “進去吧,”大叔打開了門,“你們高三住校的不少這會兒也起來去教室了!
      “可以啊叔,”丁霽看著他,這位大叔到崗也就兩個月,“怎么看出來的我高三?”
      “我認識你啊,丁齊,”大叔說,“公告欄那個櫥窗里有你照片!
      名字被叫錯對于丁霽來說沒什么感覺,從小學起他就擁有很多名字,丁齊,丁雨齊,丁文,丁什么,甚至還有眼瞎的叫他丁霖。
      他沖大叔笑了笑,進了大門。
      
      教室的倒數三排,是個奇妙的空間。
      哪怕是三中這種跟附中始終纏斗在升學率第一線的學校里,倒數三排也別有風情。
      比如這會兒丁霽的同桌石向陽同學,就正把一塊蛋糕放在桌面上,用刀努力地切成小塊。
      反復地切,看樣子目標是一直切到直徑一厘米。
      實際上這個尺寸很難達到,在這之前蛋糕就已經碎得差不多了。
      焦慮情緒。
      何老師說的。
      后排總有那么幾個不肯輪換座位的,所以焦慮情緒一般都在后排沉積嚴重,往左往右都能看到。
      左邊啃指甲的那個就暫時不想管了。
      “問你個題!倍§V從書包里抽出物理習題集。
      “嗯!笔蜿桙c點頭。
      丁霽挑了道簡單的:“給我講講這題!
      石向陽恢復少許活力,給他講完題之后,把桌上的蛋糕吃掉了。
      丁霽并沒有幫助他的意思,只是聽說八中有個考前瘋了的往同桌身上砍了七八刀。
      而石向陽是個身高和體重都是一九六的長方形壯漢。
      這算是自救。
      
      每天的時間都一樣長,但是體感時間長短不一。
      比如今天,同樣在學校呆著,時間就過得特別快,因為晚上要回“自己家”,時間要是有腿,他能撲過去拽著給打折了。
      其實他上學期都還在住校,相當自在,只是老爸覺得他自在大發了,強行讓他退了宿舍回家。
      多數時間里,一打開家門,就能聞到飯菜香,能看到父母的微笑,挺好的。
      只是不自在。
      丁霽跟他倆在一起的時間太少,蹦一蹦勉強算是熟悉的陌生人,特別前兩年,連熟悉都談不上。
      過年的時候大概能見一次,但越小的孩子記憶越是無法保鮮,下次再見的時候,早就忘了。
      
      “回來了啊,”老媽在餐廳里沖這邊喊了一聲,又轉頭招呼做飯的阿姨,“劉姐,把菜擺上吧!
      丁霽把書包扔到沙發上,去洗了個手。
      桌上的菜都是他愛吃的,西紅柿炒雞蛋,五味鴨,還有蒸肉餅和排骨湯,每次回家,差不多都是這幾個菜的主場,再加一兩個別的菜輪換著。
      這個菜單大概已經有兩三年沒換過了,從老爸老媽回國,在奶奶那兒打聽了他愛吃的幾個菜之后。
      丁霽有時候不太能理解他倆的腦回路。
      就算他愛吃,兩三年了,也差不多該吃吐了。
      但被問到喜歡吃什么菜的時候,他卻又說不出來。
      他不挑食,也沒什么忌口。
      對于他來說,并沒有什么特別愛吃非吃不可吃了就能改善關系的菜,他只是吃慣了奶奶做的菜而已。
      
      “好吃嗎?”老媽問。
      “嗯,好吃!倍§V點頭。
      “今天去學校了?”老爸問。
      “去了!倍§V回答,埋頭吃飯,余光里看到兩個人同時都松了口氣的樣子。
      “還是要抓緊,”老爸說,“我跟你們何老師打過電話,這段時間你曠課太多了,幾次考試成績都在下降……”
      “嗯!倍§V很配合地應了一聲,想要用這樣積極的態度打斷他的話。
      但是沒有成功。
      “你從小就聰明,”老爸接著說,“一直是公認的聰明孩子……當然,你現在的成績跟別人比起來并不差,但是你明明可以更好,你……”
      丁霽舀了兩勺西紅柿炒蛋到碗里,拌好飯,低頭幾口把飯扒拉完,碗一放站了起來。
      “去哪兒?”老媽看他。
      “復習!倍§V走到沙發邊,拎起書包。
      “你又有情緒了!崩习终f。
      “你們讓孩子吃完飯再說嘛,”劉姐嘆了口氣,“我們都不在飯桌上說孩子,吃不好飯的!
      “他也就吃飯的時候能聽我們說幾句,”老媽也嘆氣,“爺爺奶奶倒是不像我們這么啰嗦,最后這孩子成什么樣了……”
      丁霽走進屋關門的瞬間突然加了勁,門哐一聲摔上了。
      
      他站在門后愣了一會兒,坐到了書桌前。
      最近是有點兒懈怠,他揉了揉肚子,剛吃得太急,有點兒撐著了。
      不過懈怠是常態,隔一段時間他就會感覺太累了,除了玩,干什么都沒勁。
      所以他的成績一直起起落落,浪得很。
      他缺乏毅力,專注力不夠,也沒有高效的學習方法。
      吊兒郎當還不想改變。
      綜上所述,他并不覺得自己有多聰明,也很討厭有人說他聰明,他根本配不上聰明這兩個字。
      ……復習吧。
      他從書包里拿出一套理綜模擬題,趴到桌上,枕著胳膊開始做題。
      
      “今天飯都不在食堂吃了?”陳芒看著林無隅,“你越來越野了啊!
      “有點兒頭疼,”林無隅按了按太陽穴,“我出去轉轉,順便去吃點兒好的!
      “記得帶回來!标惷ⅠR上交待。
      “今天可能回得早,”林無隅說,“燒烤就不帶了啊!
      “我們吃白食的不講究那么多,有吃就行!标惷⒄f。
      林無隅笑笑。
      他前幾天去小公園的時候,看到了對街有一個裝修很可愛的店,名字叫“狗都來”,他懶得過街,就沒去。
      他今天打算溜達著過去看看,說不定有什么好吃的,吃完腦袋就不疼了。
      可能還有狗子可以擼。
      
      林無隅滿懷期待地去了小公園。
      狗都來。
      是個小咖啡館。
      的確有狗,三條串串,脖子上還掛著小牌子,流流,浪浪,狗狗。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店里所有的桌子,都是單桌,配一張椅子。
      桌上寫著字——嗨,單身狗。
      但墻上重重疊疊貼著的照片全是雙人的,甜膩膩的情侶照。
      林無隅感覺自己遭受到重創,狗都沒擼就轉身離開了。
      腦袋跳著疼。
      
      林無隅在小廣場旁邊的一個藥店買了盒止疼藥,穿過廣場想去對面超市買瓶水吃藥的時候,看到了臺階上的雞……丁霽。
      “這么巧?”丁霽挑了挑左邊眉毛。
      今天丁霽旁邊沒有行騙助理,也沒有送上門的傻子,只有他一個人。
      “沒算算我會不會來嗎?”林無隅頭還疼,也沒停下。
      “沒算,”丁霽看著他,“我要算了,就給你帶瓶水了!
      林無隅看了他一眼,停下了腳步。
      “頭疼?”丁霽問,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帶著些許得意。
      林無隅沒說話,回頭看了一眼自己過來的方向。
      “我這兒有水,”丁霽從身后摸出了一個大玻璃瓶,“不過我剛喝過了……”
      “我猜猜!绷譄o隅說。
      “嗯?”丁霽愣了愣。
      
      “上次我走的時候你看到了,那個時間多半是回住處,說明我住的方向在……”他指了指丁霽身后,“那邊!
      丁霽拿著大玻璃瓶沒說話。
      “但今天我從反方向過來,過來的時候大概按了三次太陽穴,有可能是頭疼,而且挺嚴重,”林無隅又揉了揉自己太陽穴,“所以我可能會去買藥止疼,小廣場一圈只有一個藥店……你要是沒看到我過來,大概就沒法算了!
      丁霽還是沒出聲,看著他。
      “其實為了保險起見,先問是不是頭疼比較合適,畢竟我可以問藥店的人要一杯水吃藥,”林無隅想了想,“但是先說水的事兒,更有效果,反正說錯了還有個頭疼兜著,就算是頭疼錯了也沒事兒,我又不認識你!
      “你大爺!倍§V說。
      “猜對了嗎?”林無隅問。
      “對了!倍§V說。
      “水!绷譄o隅伸手。
      丁霽把手里的大玻璃瓶遞給了他。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后天繼續哈\\^O^/。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