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

作者:巫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5 章

      
      15
      丁霽在宣布要干大事之后,就沒再發過朋友圈。
      能讓一個每天在朋友圈起碼叨叨十多條的話癆閉嘴。
      林無隅分析,這個大事肯定不是賣西瓜。
      想到這里,林無隅不由得非常佩服自己,忍不住樂出了聲音。
      “你沒事兒吧?”陳芒看著他。
      “沒!绷譄o隅清了清嗓子。
      講臺上的老林往他這邊掃了一眼,繼續說著:“二模你們已經挺過來了,三模也就不算什么了,按部就班考掉它就行……”
      “再撒點兒孜然,辣椒粉……”林無隅小聲地說。
      “你這陣兒心情挺好啊!标惷⒖此。
      “我心情一般都不太差啊!绷譄o隅笑笑。
      “不一樣,”陳芒看了他一會兒,嘆了口氣,“我真羨慕你這個狀態啊,腦子好的人是不是在調整情緒和狀態的本事都比別人強?”
      “不知道,反正我修煉這個本事的方式……”林無隅拍了拍他的肩,“沒人愿意試!
      
      三模過后就沒有什么大型的考試了,這基本就是對自己復習成果最后的一次檢查,難度不是最大的,但意義非同一般。
      學校對模擬考很看重,跟三中的高考較量從第一場模擬考就開始了,尤其是聯考的時候,比拼最為激烈。
      林無隅對這些一直沒什么興趣,他向來不太在意自己跟別人比較起來是什么樣,他只管自己是什么樣就行。
      也許是因為林湛的緣故,從小不是被無視,就是在跟“你哥”的比較中被鄙視得體無完膚,讓他在不自覺中培養出了這種良好的心理狀態。
      某些時候,這就是別人眼里“學神的自信”。
      
      這段時間林無隅不再用腦子過題,而是每一個字都用眼睛看過,每一道題都用筆在紙上寫過,為了加深印象,也為了讓思路更清晰。
      不光高考,他對模擬考也同樣是很重視。
      老林還有點兒不放心,考前還又找了他一次,擔心從家里搬出來的事兒會影響他的狀態。
      “真不影響,”林無隅說,“我以前也不是每個星期都回家,回去也不一定過夜,拿了東西就回學校了,跟現在沒什么區別!
      “你反正有任何困難都馬上跟我說,”老林說,“我現在就是你親爹,我對我的兒女們那是甘愿做牛馬的!
      “……你占便宜也注意一下年齡吧?”林無隅笑了起來。
      “反正就這個意思,”老林說,“晚上我在食堂請客,你們到點兒過來吃飯!
      “這月請三回了吧?”林無隅問。
      “這都是我下的本兒,你們要用高考成績給我回報的!崩狭终f。
      
      那天胃疼之后,林無隅就一直覺得餓,吃不飽,老林在食堂請客,他還是很愉快的,一幫人都跟餓鬼下山似的,他吃起來就沒那么明顯了。
      吃得飽吃得愉快,考試自然就會順利。
      三模的題對于林無隅來說,算得上是簡單的,他答題的時候就知道他三?梢钥汲隼狭忠摹吧褚话愕某煽儭。
      
      “都沒什么懸念了啊,你第一,許天博或者張若雪第二,”羅川躺在宿舍床上,一邊給他媽發消息匯報成績,一邊感慨,“什么時候能讓我進進前十爽一把?”
      “聽說三中這次牛逼了,”陳芒說,“去年模擬啊高考什么的,前二十的有十幾個都是咱們的吧,這回光前五就有倆是三中的呢,第三和第五都是三中的,要是高考還這個勢頭,第一重點的名聲就毀我們這撥手里了?”
      每年的高考,競爭最激烈的就是附中和三中,都是重點,都是歷史悠久的學校,從模擬考開始,兩個學校的不少學生都會相互打聽,把成績和名次排出來。
      “還不許人家奮起么,”林無隅說,“去年文科也是三中比我們強啊!
      “三中前五的都誰?”羅川問。
      “不知道名字,就知道分!标惷⒄f。
      “管他是誰呢,也不認識,”林無隅伸了個懶腰,“高考的時候你對手也不是他們!
      “這會兒都琢磨呢,第一第二誰啊,”劉子逸說,“你看吧,一會兒我同學就得過來打聽了!
      
      “打聽這干嘛?”丁霽飛快地收拾著桌面上的東西,急著去醫院,“我管他誰第一第二呢!
      “第一名其實不用打聽,”石向陽聲音有些飄忽,“我好幾個同學在附中,我都快如雷貫耳了,林無隅嘛,永遠的年級第一,怎么考都是第一,考什么都是第一,今年省狀元已經預定!
      “是么!倍§V手頓了頓。
      林無隅成績肯定一流,這個不用想都知道,不然也不會讓同學脫口而出學神這么個稱呼,但是真的從別人嘴里聽到這樣的林無隅時,還是會有一種吃驚的感覺。
      甚至有種隱隱的愉快感覺。
      這人我認識哦。
      人還挺好的,不過也挺慘的,爹不疼娘不愛。
      而且看起來不像表面那么正經好學生樣哦。
      
      “你到底怎么考的?”石向陽問。
      “什么?”丁霽回過神,“我?”
      “是啊,”石向陽看著他,“你這個年級第一怎么考的?作弊了嗎?偷考卷了?”
      “運氣吧,”丁霽沒顧得上安慰他,起身抱起一撂書,“我先走了!
      石向陽還在憂郁地說著什么,他也沒再細聽,跑出了教室。
      
      奶奶在醫院住著還行,小姑父想辦法給奶奶住到了雙人病房,不那么吵,得能好好臥床休養。
      但是讓丁霽不踏實的是,檢查的時候又查出子宮里有腫瘤,不過奶奶的身體狀況還不錯,醫生建議直接把子宮切除,所以高考前這段時間她肯定都得待在醫院了。
      小姑怕醫院伙食不夠好,每天都做點兒加餐給奶奶送到醫院,這兩天小姑出差,丁霽就每天買點兒湯什么的帶去醫院。
      在醫院旁邊的飯店里等著服務員給他打包的時候,手機上收到了林無隅的消息。
      -吃飯沒?沒吃請你吃
      丁霽看著這條消息,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倆有一個星期沒聯系了。
      自打他跟老爸較勁似的一邊每天去醫院陪奶奶,一邊拼了大半條命地復習之后,他連手機都沒怎么摸過了。
      林無隅連個“最近在忙什么”的客套話都沒有,直接就說吃飯,感覺他要是回答吃過了,林無隅就能立馬拜拜然后自己去吃。
      
      -你在哪?
      -小廣場,不是你的地盤么
      -我得過半小時才能到
      -那我在狗才去等你
      -狗都來
      -不是狗都去嗎
      -隨便狗干嘛吧!你請我在那吃嗎,那里都是單桌啊,都不方便聊天吧
      -我只是在這里等你
      
      “去哪兒?”老媽看著他。
      “跟朋友吃個飯!倍§V把湯倒到碗里,放到奶奶面前的小桌板上。
      “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出去吃飯?”老媽擰著眉。
      丁霽沒吭聲,等陪護幫奶奶擦好手之后,把勺遞給了奶奶。
      “他這陣兒挺累的,”奶奶看著他,臉上全是心疼,“每天就跟走廊里做題,做到半夜,臉都熬青了,讓他出去吃個飯放松一下吧!
      “你別老這么護著他,沒有個規矩框著,多好的底子也會浪費掉!崩蠇尪⒅,似乎是在看他臉是不是真的熬青了,以證實奶奶是不是胡亂慣著孫子幫他撒謊。
      “奶奶你吃你的!倍§V說。
      “小時候你養了個小狗還記得嗎?后來離家出走跑王爺爺家去了的那個,”奶奶慢慢吃著,“你給起個名兒叫小屁股!
      “嗯!倍§V點點頭。
      
      不過小屁股沒有去老王家,小屁股是六歲的時候生病死的,他還哭了好幾天,半年都緩不過來。
      但是他沒有提醒奶奶,奶奶記憶力沒有問題,這么說肯定有她的道理,從小他跟奶奶就有這個默契,奶奶給人算命的時候一個眼神他就能跟上配合。
      “知道為什么嗎?”奶奶說,“平時你也不跟它玩,不遛它,不喂它,回過頭還非得訓練它,坐啊,趴啊,轉圈兒啊,它憑什么聽你的……”
      “媽?你這話什么意思?”老媽看著奶奶。
      “王爺爺就不一樣,人家先摸,現在叫什么?擼狗,”奶奶說,“擼啊擼的,擼舒服了,說什么都聽!
      丁霽笑了起來。
      “你別笑,”奶奶摸摸他的臉,“你比狗還討厭呢!
      
      丁霽走出病房的時候老媽跟了出來,他停下了,轉身看著她:“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我就吃個飯,吃完了就回來!
      “別整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了,”老媽說,“你看看你這個樣子,要是不說,有人能看出來你是個高中生嗎?”
      這話讓丁霽突然想起了林無隅。
      林無隅堅信他是鎮守小廣場的無業游民兼西瓜攤兒打工仔。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很好笑嗎?”老媽看著他。
      “不是笑你,”丁霽收了笑容,“今天我是跟附中的學神一塊兒吃飯!
      “你就跟你奶奶一樣,滿嘴沒有一句真話,我完全沒辦法相信你!崩蠇尨蟾攀遣幌胱屇棠搪牭,壓著聲音。
      “我也不需要誰信我,”丁霽走到她面前,湊近了低聲說,“不過我可以讓你看看,我奶奶能培養出來一個什么樣的孫子!
      “你現在跟我說這些有什么意義?”老媽看著他。
      “高考之前我都不會再跟你們說話,”丁霽說,“你們也不要管我,就跟以前一樣好了!
      老媽的臉色突然就變了。
      丁霽轉身往電梯口走過去:“先說好,不管我考出什么樣的成績,都歸我爺爺奶奶,他們教育有方!
      
      “這只狗叫大爺,新來的,”旁邊桌的一個女生托著腮,“平時可大爺了,想睡覺了地上一趟,誰來了也不讓,不過是個女狗!
      林無隅低頭看著把腦袋放在他鞋上正閉目養神的小土狗,小心地動了動,想把腳從它腦袋低下抽出來。
      但是小土狗的眼睛迅速睜開了一條縫,掃了他一眼之后又閉上了。
      “讓它睡著吧,要不你把腳拿開了,它就沖你吼!迸f。
      “哦!绷譄o隅點了點頭,腳沒有再動。
      “你之前沒來過吧?”女生問。
      “沒有!绷譄o隅看了她一眼,頂多是個初中生。
      “我就說嘛,我經常來,”女生說,“從來沒見過你!
      林無隅笑了笑。
      “你那個冰淇淋好吃嗎?”女生指了指他桌上的一杯冰淇淋。
      香草冰淇淋,丁霽推薦的,說起來也挺長時間了,一直都沒機會嘗嘗。
      今天算是吃到了,的確還不錯,丁霽在吃冰淇淋方面無論是口味還是習慣,跟他都很像。
      “好吃!绷譄o隅點了點頭。
      “啊!迸α诵。
      林無隅回頭看了看服務員:“給這個小妹妹拿一杯香草冰淇淋!
      “!真的嗎?”女生很愉快地拍了拍桌子,“謝謝你啊,要不我請你吃一個……”
      
      門被推開了,一個戴著棒球帽遮了半張臉的人探了頭進來:“哎!”
      林無隅轉頭。
      “走!边@人偏了偏頭,看下巴就能看出來這個仿佛是在打劫路上順便過來招呼一聲的江湖大哥是丁霽。
      “我還沒吃完,”林無隅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杯子,“你等我一下?”
      丁霽進了店里,走到他桌子旁邊拿起杯子,一仰頭把剩著的半杯冰淇淋用勺子全扒拉里了嘴里。
      然后一抹嘴,看著他:“走!
      “走!绷譄o隅點點頭,站了起來。
      腳底下的大爺腦袋枕了個空,很不高興地一只爪子撐起身體嗷嗷了兩聲。
      林無隅結了賬。
      出門的時候聽到那個女生嘆了口氣。
      
      “臉怎么了?”林無隅在后頭問了一句。
      一直往前埋頭走著的丁霽頓了頓,放緩了腳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這還能看出來?”
      “能啊,”林無隅走了上來,盯著他臉看了看,“打架了?”
      “啊!倍§V應了一聲。
      “被你爸打的吧?”林無隅又問。
      丁霽停了下來,轉頭看著他:“可以出攤兒了啊,把鵬鵬那個位置租半邊兒給你吧!
      “感覺像是巴掌甩的,”林無隅說,“你這性格,真跟人打架應該不可能讓人打著臉,讓人砸后腦袋也不會讓人打臉,爺爺奶奶肯定舍不得打你,剩下的就你爸了吧?”
      “嗯,”丁霽摘掉了帽子,皺著眉有些郁悶,“好多天了,一直也沒好利索,我都懷疑我爸出國不是搞什么科研,是他媽干了十幾年鉗工吧!
      “為什么打你?”林無隅問。
      “說不清,”丁霽擺了擺手,“吵架了,誰看誰都不順眼,他覺得我對不起我的智商,我覺得他對不起他爹媽!
      
      誰家多少都有點兒不愉快的事兒,但像他倆這樣的,估計也不是太多。
      林無隅看得出丁霽不光之前跟父母吵過架,今天肯定也有過爭執,這會兒看著心情挺不好的。
      他沒再多問,只是看了看四周:“這片兒你熟,哪兒有好吃的?”
      “看你想吃什么風格了!倍§V說。
      “燒烤風格,你喜歡嗎?”林無隅問,他差不多一星期沒吃過燒烤了。
      “喝酒嗎?”丁霽問。
      “嗯?”林無隅看著他。
      “你吃燒烤不喝酒?沒有酒的燒烤沒有靈魂,”丁霽說,“你要不喝酒我們就去吃西餐!
      “那就喝點兒吧,”林無隅點點頭,“正好慶祝一下!
      “慶祝什么?”丁霽往小廣場北邊走過去。
      “保密!绷譄o隅說。
      “慶祝你三模全市第一嗎?”丁霽說。
      林無隅頓了頓,看著他。
      “怎么了?”丁霽說。
      “你很關注我?”林無隅笑著說,“這都知道?”
      
      這有什么不知道的!
      這位學神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囂張,好歹也抽空留意一下第一之外的名字?
      “這用關注嗎?”丁霽不屑地掃了他一眼,“你一代學神,考試第一不是很正常么,你要慶?荚嚨谝徊挪徽!
      “嗯?”林無隅轉過頭。
      “堂堂一個學神,每次考試完都慶祝一下自己第一?那得多忙啊,”丁霽說,“是不是有點兒太幼稚了,找借口請我吃飯呢吧?”
      林無隅笑了起來:“你非得每次都扳回來嗎?”
      “我陳述事實呢,”丁霽說,“是不是你先請我吃飯的?”
      “是,”林無隅點了頭,“是不是你非要跟我喝酒的?”
      “吃西餐去!倍§V轉身往回走。
      “哎哎哎,”林無隅拉住了他,“喝酒,喝酒!
      
      丁霽去的這家燒烤店很近,店里人很多,挺大個店面,空桌就還剩兩桌了。
      丁霽坐下就先要了一箱啤酒,開了兩瓶:“你要是不能喝就隨便喝個三五瓶的意思一下就行!
      “真不能喝的人喝不了三五瓶,還隨便喝個三五瓶?”林無隅說。
      “那你舔一口!”丁霽瞪了他一眼,“行了吧!”
      “我也沒說我不能喝!绷譄o隅勾了勾嘴角,拿過瓶子,給自己倒了一杯。
      “別硬撐啊,”丁霽說,“你晚上回學校是不是還得復習一會兒?”
      “沒事兒,也不是天天喝!绷譄o隅笑笑。
      說完這話,他又盯著丁霽看了幾秒鐘,最后目光落在了丁霽拿著杯子的手指上。
      “靠?”他說。
      “怎么了?”丁霽放下杯子。
      
      雖然林無隅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對任何事物有刻板印象,但他現在猛的發現,自己似乎還是不小心地把丁霽歸入了某個錯誤的類別里。
      丁霽說起三模的時候非常自然,說到喝酒,丁霽的第一反應是晚上還要復習,這些都不是一個半仙兒兼西瓜仔應該有的思路,再結合丁霽家里對他的要求……從認識丁霽那天開始的種種被他忽略的細節一個一個閃過,最后他的目光回到了丁霽指尖那道黑色墨水印上。
      這有可能是丁霽算命算不過來拿筆寫的時候弄上的,但結合前面的那些細節……
      
      “你等一下!绷譄o隅拿出了手機,飛快地給陳芒發了條消息。
      -三中前幾名的那幾個叫什么?
      這會兒陳芒應該還在食堂,回復很快。
      -你還關心起這個來了?
      -問問
      -我問問我同學,等
      等著陳芒回答的時候,林無隅抬頭看了看丁霽。
      丁霽跟他對視了一小會兒,往椅子上一靠,眉毛一挑,有些得意地笑了:“跟人打聽我呢吧?學神!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后天見,但是!
    后天V了哦⊙▽⊙。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