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7 章

      
      來人是個女人,二十歲上下,面容姣好,一身青灰色的粗布衣裳有些大,襯得她有些老氣。
      見二人回來,女人低垂著眉眼福了福身子,道:“可是焦公子?”
      聞言,焦七有些驚訝,竟然是找他的!
      再次確定了一下身邊的人姓杜名墨,焦七才應道:“哎,哎,我就是焦七,姑娘你可是要找我,找我何事?”
      “正是,”女人抬頭看了焦七一眼,嘴角微翹,道:“奴家是村長的侄女,叔叔說你這幾日挖魚塘甚是辛苦,讓我給你們送些吃的!
      說罷,她將菜籃子往前湊了湊,加了一句,“都是我自己做的,還望焦公子不要嫌棄!
      焦七長這么大,遇到過數以十記的女人,若論誰對他好,除了鮫人王后之外,面前的女人絕對可以排的上第一!
      許是女人的笑太過好看,焦七越看越喜歡,不自覺得便想去接菜籃子。
      還不等他伸手,杜墨早已上前兩步,接過菜籃子,道:“多謝美意,我替我家公子拿著!
      女人先是一愣,待反應過來,瞥了杜墨一眼,笑著跑了。
      焦七的手停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搖了兩下,待女人進了一戶人家,他才瞪了一眼先進了屋子的杜墨,快步跟了上去。
      “那籃子里的吃的是給我的,你怎么接過去了!”焦七跟在杜墨身后,不高興道:“那么好看的女人,你說你一下子便把人家嚇走了,我都沒有問她叫什么,今年幾歲,婚配了沒有!”
      將籃子里的餅子拿出來放在盤子里,杜墨將盤子端到他的眼前,道:“你是焦七大人,這種下人的活,當然得我來干,”見焦七面色緩和,他又加了一句,“摻了麥子皮的餅子,你可要吃?”
      將鼻子湊到餅子上聞了聞,焦七一臉嫌棄,再好看的女人做的餅子也是一股野草味,他道:“不要,這個就賞給你吃吧,我要吃魚!
      送走面帶糾結的焦七,杜墨挑了挑眉毛,啃著餅子做起了廚夫。
      
      焦七二人用了兩個晚上才將養魚池里放進了幾十條活魚。
      聽了杜墨的建議,焦七養的魚都是顏色淺淡的。
      養魚池本就四尺多深,二人又將挖出來的土壘在了池子邊上,雖然池水不深,但映著黃土與綠樹,乍一看池水有些渾濁。
      站在圍欄外邊,能隱約看見白色的游魚,卻辨不清是什么魚。
      焦七所謂的養魚,本質上就是無本買賣,肥魚入池,二人準備悠閑幾日,等一段時間便去府城賣魚。
      
      這一日白天,杜墨在家劈柴干活,順便鍛煉身體,焦七則站在池邊往水里扔掰碎的餅子。
      趴在焦七頭上的烏龜,看著一池發綠的水,慢悠悠道:“你把那些大白魚養在這么臟的水里,誰會吃!”
      “這水就是看著綠,其實還是挺清的,你要不要進去看一看?”焦七把手里的碎餅屑扔到池子里,將烏龜從頭上拿下來,架在池水上方,便晃邊道:“掉進去了,掉進去了!哎呀,一只老烏龜掉進去了!”
      驟然騰空的烏龜趕緊用四肢支住大龜殼,嚇得忘了說話。
      逗夠了烏龜,焦七將它放在圍欄里一處隱蔽的洞穴中,他蹲在地上道:“這是我專門給你做的窩,以后你就住在這里看著咱們的魚!
      “我跟你說,你可不要偷吃!這都是能賣錢的,你吃一次也吃不了一大只魚,剩下大半只誰吃!”
      “你也不要自己進池子里,你要是進了池子里被魚欺負,又爬不出來,我是不會幫你報仇的……”
      嘮嘮叨叨教育了烏龜好一會兒,焦七才覺得時候不早,應該回家吃魚了。
      
      世上總有些動物走起路來是沒有聲音的,焦七站起身來活動完腿腳,準備往回走的時候,發現面前不到一丈的地方站著一只四腳獸!
      四腳獸個頭不大,立著一對三角耳,眼瞳發黃,雖然不知道這是哪一種動物,但看著它臟兮兮分不出是黃色還是棕色的毛,焦七便覺渾身哆嗦。
      他曾聽說陸地上有很多兇猛的四腳動物,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大蟲!
      那只四腳獸歪著腦袋看焦七,似乎對他很感興趣,一種天生的畏懼襲來,說時遲那時快,焦七躍過不足兩尺高的圍欄,跳進了養魚的池子里。
      池水四濺,驚了一池游魚。
      焦七的二哥常年在外闖蕩,他曾給焦七講過一個鮫人上岸大戰大蟲的故事。
      身材壯碩的二哥都只能與大蟲戰個平手,他這個小鮫人自然不敢硬碰硬。
      焦七在水中躺了近一炷香的時間,才聽見杜墨尋人的喊聲。
      杜墨還沒走到養魚池旁,就目睹了美鮫出水變落湯鮫的過程。
      他皺著眉問道:“你怎么跑到池子里去了?”
      見四腳獸不在了,焦七才爬出池子,他神秘兮兮的湊到杜墨耳邊,道:“剛才來了一只大蟲,還好我機靈,跳進了水里,要不說不定你這會兒都看不見我了!
      杜墨反應了好一陣才明白焦七說的是老虎,他道:“你說的大蟲有多大?”
      “呵,可大了,”焦七倒是個實誠的,他用手比劃了一個約一尺多的距離,道:“有這么大呢,眼睛是黃色的,看著可嚇鮫了,你沒看見,它歪著頭看我的時候,我以為它會沖上來咬死我呢!”
      在漁村住了十幾日,別說見,杜墨都沒聽村里的人提過大蟲,看著焦七比劃的那個大小,他挑了挑眉,心中有了猜測。
      看著焦七濕透的衣裳,杜墨沒有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他道:“焦七大人果然英明,下次若是再遇到這種情況也要往水里跳才是。咱們趕緊回去吃飯,吃過飯洗個澡!”
      
      之后幾日焦七再去看魚都會帶上杜墨,可惜他再沒見過那只四腳獸。
      
      魚入池后的第四日一早,焦七便張羅著要去江亭府賣魚。
      正經將一條魚養到四、五斤沉,少說得幾年,別說焦七有沒有那耐心,便是他有那耐心,他將來的妻子也等不得。
      二人挖魚池的初衷也只是有一個存魚的地方。
      這日的天有些陰,二人往養魚池走的時候,正好遇見一個來漁村尋親的人。
      那人一副農夫打扮,頭上梳髻,身著棕色的粗布衣裳,腳踩草鞋。見迎面遇到人,他便一揖,張口問起一戶人家。
      焦七對村里人不熟悉,又急著去賺錢,便給那人指了村長的住處。
      
      往桶里裝魚的時候,杜墨第一次在白日里看見焦七的本事。
      焦七越過圍欄,蹲在池邊的高土上,將木桶幾近橫放,桶口沖著池子,也沒聽見他說什么,那些魚便似得了命令一般,桶口動一下便有一只魚跳進來,直到跳滿大半桶為止。
      焦七裝魚的時候,杜墨緊張的戒備著周圍,待裝好魚,未發現有其他人,他才松了口氣,鮫人的能力太過神奇,不知被這些古人發現會如何,他得保護好他的救命恩鮫。
      拒絕了“焦七大人扛扁擔,杜墨扛焦七”的建議,二人進城這一路倒是順利。
      
      第二次來江亭府,焦七倒是比上次從容許多,他看了看街上的小販,學著他們的樣子走到一處空地蹲下。
      看著自以為占了好地方,不停向自己招手的焦七,杜墨在心里嘆了口氣,向一旁的小販問道:“大哥,江亭府最大的酒樓是哪個?”
      一旁的小販瞥了一眼他桶里的魚,問道:“你這是想到那去賣魚?”
      見杜墨點頭,他皺著眉道:“咱們江亭府最大的酒樓就是‘同福樓’,”說著他還指了個方向,道:“就是那個三層高的獨幢小樓,不過他那里的魚都是每日一早去碼頭采買的,你的魚……”
      說罷,那小販遺憾的搖了搖頭。
      杜墨桶里的魚雖然好,但碼頭那新鮮的魚更多,人家酒樓未必能看上他這兩桶魚。
      小販的話沒說完,但其中之意,任誰也能聽出來。杜墨本不想解釋,倒是跟過來的焦七聽見了小販的尾音,開了口。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_(:зゝ∠)_有沒有小天使想猜劇情的
    伏筆啊、人物啊什么的
    (O_O)?不來一發咩?
    下一章預告:杜墨與嬌妻各顯神通!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