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6 章

      二人住的草房很簡陋,木頭為梁柱,泥土和著干草做墻體,荊繩綁的草苫子做房頂。
      房中有半道土墻,將屋內分成臥室和廚房兩塊。
      二人回來時房門關的嚴實,不像是進過賊。
      想著算不上家當的幾樣東西,杜墨問道:“可是我原來的那身衣服丟了?”
      “沒有,還在床上擺著呢!”焦七道:“疊得好好的!
      看著焦七手上的藍衣,杜墨奇怪道:“都沒丟,你怎么就說進賊了?”
      將手中的衣服遞到杜墨的鼻下,焦七皺眉道:“你聞聞,上面有人的味道,就是那種很低等的味道,好像你們叫做汗味!”
      杜墨生病的這幾日就沒沐浴過,他擋開焦七的手,無奈道:“這件衣服是我給你疊起來的,可能沾了些我的味道,我明日給你洗!
      “我覺得不像你的味道,你的味道我聞過,確實不大好聞,”焦七看了一眼杜墨黑了的臉,接著道:“你不信的話,我再聞聞!
      說罷,焦七便湊近杜墨的脖頸,聳動著鼻翼東聞聞西嗅嗅。
      起先杜墨沒在意,焦七的短毛蹭到他的臉,他也只是覺得有些癢。
      等焦七伸手扯開他的衣襟,腦袋往里湊的時候,杜墨才驚覺情況不對,他趕緊推開面前的人,皺眉道:“你這是做什么!”
      “我就聞聞味道,”焦七倒是不在意杜墨的粗魯,他蹭了蹭鼻子,給了杜墨一個“你們人類果然好臟”的眼神,道:“果然該洗澡了,你趕緊做魚,吃完飯咱們洗澡!”
      看著焦七嘚嘚瑟瑟往回走的樣子,杜墨瞇了瞇眼,他本來有很多種掙錢的方法,但若是他出法子出力,最后叫這個傲嬌的鮫人得實惠,便是打死他也不干。
      
      完全不知道自己錯過了擁有萬貫家財機會的焦七,滿足的吃了小奴隸燉的兩條魚,頗有些意猶未盡。
      直接用手抓魚這種事,這里便不再多說了。
      為了表示對奴隸的滿意,焦七大方的讓杜墨先洗澡。
      屋內有洗浴用的木桶,只是許久沒人用了,上面落了厚厚一層灰。
      杜墨將木桶刷了兩遍,又燒了一大鍋開水,才在廚房舒服的洗了個澡。
      廚房地方窄小,本不適合洗澡,但看著焦七那張充滿好奇的臉,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杜墨便決定在廚房洗。
      可惜逃得了初一,逃不過十五。
      焦七的一句“鮫人不用洗澡,我當然不會洗澡,你又不讓我看,我上哪里學去!你好好伺候焦七大人我洗澡,我以后會對你很好的!倍拍阆萑肓思m結中。
      看著木桶里嫩白的身子,想起背著他游了百里的小鮫人,杜墨一咬牙,便當起了真正的小廝。
      開始的時候,杜墨是排斥的,畢竟現代人早已經滲透了平等的觀念,讓他做一個古代下人的活計,他多少有些不得勁。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情發生了意料之外的變化。
      焦七的皮膚白且嫩,便是沒抹過護膚品,摸起來也滑的很。
      杜墨一手拿著布巾,一手按在焦七的身上,他感覺自己不是在給人擦澡,而是在摸一塊人形豆腐,還是新做好的嫩豆腐。
      那一刻,杜墨對自己之前二十七年的人生產生了懷疑,“我為什么沒交女朋友?”這個問題,除了創業忙之外,似乎又有了新的答案。
      伴隨著焦七嬉笑嫌癢的話語,杜墨使出了渾身解數,將焦七從上到下洗了一個遍,便是給小鮫人洗私密地方的時候,他也沒覺得惡心。
      看著面前白里透紅的皮膚,覺得好看的同時,杜墨也感覺自己好像哪里不對了。
      
      洗過澡后,二人并排躺在床上。
      許是白天折騰的累了,才躺下一會兒焦七便睡著了。
      杜墨看著二人緊挨著的胳膊,感受著焦七比正常人稍低的體溫,有些失眠。
      
      今夜無月,漁村一片漆黑,漁民們也早已入睡。
      一間黑咚咚的屋子里,響起了兩個聲音。
      一個人道:“我今日去探過了,二人的房內只有來時穿的兩身衣服,沒有身份文書,也沒什么盤纏!
      “恩,知道了!绷硪粋人回道。
      “您怕他們是鷹爪?”
      “哼,鷹爪又如何,我倒是怕他們不是有錢人家的公子!
      “那咱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原來怎么辦還怎么辦,找個人去探探他們的底!
      “是,二當家!
      
      對漁村內的暗潮洶涌完全無所覺的二人,第二日早早的起了床。
      吃罷早飯,焦七帶著杜墨出了門,二人準備在村子旁轉轉,尋個能挖養魚池的地方。
      二人才出門,便遇見了村長。
      村長還是那副熱情的模樣,道:“這位小兄弟的發熱可是好了?”
      “恩,在下昨日便大好了,”杜墨對著村長一揖,道:“還要多謝村長開的湯藥!
      “好了就好,舉手之勞而已!贝彘L掃了一眼二人的穿著,目光在焦七的新衣上多停留了一瞬,問道:“二位這可是準備離開這里,回家去了?”
      “當然不是,我們二人在此呆了好幾日,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你還治好了我的小廝,還沒有報答你的恩情,我們怎么會這么走了!”焦七看著村長 ,嘆息著搖了搖頭,道:“可惜我二人囊中羞澀,沒什么能報答你的,這不,我們正打算挖個養魚池,養養魚,等有了銀兩,定要重謝村長!”
      聽到這里,杜墨微微低下頭擋住了自己的目光,要不是知道焦七養魚的目的,他差點就信了!
      村長倒是真信了,他道:“謝什么,你們能機緣巧合來到漁村,就是咱們的緣分,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便當給自己攢福報了!
      “咱們這靠海,大家都是捕魚為生,你們若是要養魚,還真是獨一份!贝彘L又道。
      “這你放心,”焦七拍著胸脯道:“我爹就是靠養魚起家的,我也得了他部分真傳,便是這里遍地都是魚,我養的魚也能賣出最好的價錢!”
      焦七會不會養魚杜墨不知道,但焦七吃的魚顏色各異、肉質鮮美、沒什么小刺,有些像人們常說的深海魚,可不是這個時代用漁網能捕到的。
      若是這種魚好好宣傳,打好廣告,做好營銷,未嘗不能賣出好價錢。
      一般人聽到這話,認為他在吹牛的可能性更大,村長也不知信了沒有,他笑著點了點頭,道:“焦公子有志氣!林子邊上有塊空地,地方不大,挖個兩丈見方的養魚池倒是夠用!
      
      村長所說的地方在村子的西北方,離村子距離不遠,這塊地方黃土較多,沙子少。
      二人借了工具,花了幾日的時間挖了一個兩丈見方、深約四尺的大坑,又花了兩日才將坑里的水續滿,做成了養魚池。
      說是兩人挖的養魚池,實際上挖土的活都是杜墨做的。
      在手上磨出第一個水泡后,焦七就憋著嘴委委屈屈的掏小冊子要記賬,杜墨見他那要哭不哭的樣兒,妥協道:“焦七大人,您還是找個地方歇著吧,這點活,我自己就能干!
      焦七倒也沒干看著,他到林子里撿了一堆樹枝,給養魚池做了個“圍欄”。
      
      辛辛苦苦挖的養魚池,自然不能養些淡水魚,焦七知道自己能號令魚群的秘密不能暴露,便決定天黑之后再去海邊“捕魚苗”。
      便是這一日,二人忙完回家,在家門口看見了一個挎著菜籃子等在那里的人。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兔作者與嬌妻對坐在院中,一人一本小冊子,
    嬌妻記著杜墨的“種種惡行”,
    兔作者則將不留評的小天使挨個記下來,
    (ㄒoㄒ)你們都不搭理我,良心不會痛咩_(:зゝ∠)_
    你們一定是猜不出來聰明的兔作者接下來要寫的內容,哼╭(╯^╰)╮
    PS:感謝可愛的澆灌不留名的小天使,筆芯
    (^з^)戲特別多兔,很喜歡互動,大家一起high起來嘛!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