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48 章

      又過了一夜,龍三二人還是沒有回來。
      若說他二人是原來的樣子,那么他們可能沒打招呼離開。
      可如今那二人都是孩童模樣,只剩下微末的法力,竟然一日一夜未歸,不知在外遇到了什么,叫人擔心。
      厄運之源還沒著落,又丟了倆個大活人,真真是事事不順。
      在客棧坐等不是焦七的風格。
      吃過早飯,焦七邊翻皮包,邊道:“咱們去尋龍三他們吧!
      “龍三跟我差不多大,倒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也不知是不是這些年在南海被照顧的太好了!
      “還好我是在磨礪中成長的,鍛煉地如此成熟、穩重!
      連自己的東西放在何處都不知道,焦七還敢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成熟。
      杜墨看著他將自己的私房寶貝一件件拿出來,又一股腦地塞了回去,不知是該生氣還是該笑。
      杜墨寵溺地看著他,問道:“你可是要找丐幫的木牌?不準備報官嗎?”
      東西在包里的時候放得很整齊,感覺空間也很大。
      可將它們拿出來再塞回去就變得一團糟,怎么塞都塞不下。
      焦七看著一床的亂象,眼神飄忽,道:“這個包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如布包袱裝得東西多!
      “像我這么富有的人,應該給我做個箱子!
      “對了,我的木牌哪里去了?”
      都是男人,誰也不愿意整日圍著家轉,杜墨看焦七敗家的時候很開心,輪到他收拾的時候,他也心累。
      杜墨往床上一坐,道:“你親我一口,我便幫你找!
      “要親親還得找個理由,你可真麻煩!苯蛊咦焐险f著嫌棄的話,動作倒是誠實。
      他雙手捧著杜墨的臉,一邊一口,兩聲“!敝,他用額頭抵住杜墨的額頭,問道:“這樣可夠?”
      “若是不夠,今日的份額還剩了些,可以再來兩口!
      杜墨看著他一副當家主人的樣子,頗有些好笑,道:“剩下的晚上吧!
      
      龍三與木頭的身份沒法公開,焦七又沒有二人的身份證明,所以去官府報失蹤自然是不妥。
      好在焦七還有丐幫的木牌,尋人之事拜托此地的丐幫幫眾即可。
      
      丐幫各府的分舵皆是青樓。
      通州府乃是京城邊經濟最繁華的地方,地靠運河,來往旅人眾多,所以青樓也多。
      焦七帶著杜墨拿著木牌尋了個乞丐,便知道了分舵的位置。
      焦七與杜墨順著乞丐的指引往德馨樓走去,待他二人消失在街角,一個略小的身影站在角落里,望著二人的身影若有所思。
      
      德馨樓與春風閣大小差不多,正值上午,青樓最安靜的時候,焦七二人順利的見到了此地分舵的負責人馮源。
      馮源雖然也姓馮,但他與馮傾沒有一文錢關系。
      待雙方互相介紹之后,馮源拿著刻有“左”字的木牌,唏噓道:“哎,聽到左丘長老突然過世的消息,我們丐幫的人沒有一個不傷心的,這些年我也見過他老人家幾次,沒想到他突然沒了!
      提起左丘冷,焦七心中還有些不得勁,他道:“他是個好人,我們一定不會放過害他的兇手!
      “我們丐幫上下也接到了命令,若是有那兇手的行蹤,定讓他血債血償!苯蛊吣弥九苼碚,不可能沒有事,馮源話鋒一轉,道:“焦公子,今日前來,可是有什么事?”
      “你既然得了左丘長老的木牌,便是我丐幫的人,你有何吩咐,盡管直說!
      焦七見馮源如此直爽,也不拖沓,便將尋人的事說與了馮源。
      馮源將木牌還給焦七,豪爽道:“只要那兩個孩子還在通州府,我一定將人給你找出來!
      不管是在江亭府,還是在這里,丐幫助益焦七良多。
      這份恩情,來日焦七定然要還。
      焦七趕緊道謝,道:“那就拜托馮管事了,若是有消息,請盡快通知我,我在這里先謝過您,待他日找到人,必有重謝!
      
      送走焦七二人之后,內間走出來一個妖嬈的女人,她的衣襟半開,能夠看到胸前的風光。
      那女人漫步走到馮源身邊,手搭在他的肩上,翹臀輕移坐到了他的腿上,撅著嘴嬌嗔道:“馮爺,你怎么起的這么早,人家可還沒睡夠呢!
      這女人三十歲左右,乃是馮源的姘頭。
      她當著德馨閣的老鴇,只用伺候馮源一人。
      斜坐的姿勢將她上下的風景露了個七七八八,不用她開口,馮源便手口并用,享受起美色來。
      馮源邊親著美人,邊道:“兩個外地人,拿了塊死人的木牌,就想讓老子給他干活,他們到是想得美!
      
      尚不知自己做了白工的焦七,出了德馨樓的門,還在擺弄手里的木牌。
      焦七道:“你說丐幫那么大個幫,就弄塊木頭當信物,你說我造個十個八個假的,誰知道!
      “要我說,這種證明身份的信物,就該用金子造,那樣才能體現尊貴!
      焦七自說自話半天,也不見杜墨接話,待他轉頭,發現杜墨面帶寵溺的看著自己。
      焦七用眼掃了掃四周,發現沒人盯著自己看,他才撇了撇嘴,飛快的在杜墨臉上點了。
      這個吻似蜻蜓點水一般,若有似無,杜墨被親的愣住了。
      焦七見親吻不好使,奇怪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以前你都會叫我不要亂說話!
      “今日不僅沒有叮囑,進了德馨樓,你更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難不成你病了?”
      大庭廣眾之下,焦七又要來摸自己的額頭,杜墨略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聲,他擋下焦七探過來的手,捏了一下焦七的手指,又松開。
      相識這幾個月來,焦七成長了許多,也很少說氣人的話,杜墨欣慰道:“焦七大人待人妥帖非常,自然用不著我言語!
      焦七:“那是……”
      焦七的話還沒說完,便被一旁沖出來的小孩撞了個正著。
      那小孩知道自己闖了禍,趕緊撿起地上的木牌,用雙手稍一摩挲,又舉到焦七面前。
      這個小男孩十多歲,略有些嬰兒肥,他將木牌放回焦七的手中,拉著焦七的手腕,道:“七哥,我可找到你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上一章,最后一段“著”寫成了“這”,老樣子,不改了……
    Orz走了倆兒子,來了一個弟弟
    _(:з」∠)_沒有留言的日子,分外寂寞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