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42 章

      
      太陽高懸,水面波光粼粼,晃得人眼暈,岸上的人也看不清水里有什么。
      得了焦七號令的一眾游魚,此時正成群的聚集在焦七的魚船下,托著它飛速向終點沖去。
      可能魚的方向感不太好,船在水中不走直線,總是東彎彎西繞繞,路線恣意又瀟灑。
      岸上的百姓不知緣由,只道風塵女竟然如此會劃船,而且船身飄逸,真是少見,沒準明年的龍舟比賽會有很多女水手。
      一場比賽便在百姓們驚奇激動的呼喊聲中結束了,毫無懸念,焦七的魚舟奪得了第一名。
      眾目睽睽之下,船都是官府統一定制的,除了船頭、船尾的裝飾不一樣以外,焦七的船與其他人的沒有什么區別。
      盡管過程神奇,結果則兜兜轉轉第一又落回了焦七的頭上。
      春風閣的女人們早就收了焦七的紅封,這會兒下了船,她們便拿出馬車上的傳單,立在道路兩旁,喜笑盈盈地給過路的百姓分發。
      這傳單不是別的,正是焦七皮具店的宣傳紙。
      待碼頭邊的活動結束,百姓們湊夠了熱鬧便三三兩兩的往回走,手里都拿著畫有漂亮包包的紙張,宣傳紙上圖文并茂,就算不買他們也可以去湊個鮮。
      
      午時正,杜墨立在柜臺后面看著店里的情況。
      左丘冷抱著個木箱子找來了,他將木箱往柜臺上一放,道:“你要的東西都在這里了,還不趕緊將瓷瓶還我!
      杜墨看著這個一尺見方的小木箱,挑了挑眉,開箱驗貨。
      木箱里裝的是十幾個一模一樣的小圓瓶,小圓瓶瓶身不高,個個都是矮胖的身子,樣子喜人。
      杜墨得了便宜自然欣喜,他面帶笑容,將懷里的小瓷瓶遞給左丘冷道:“這個還您!
      “沒想到您竟然一下做了這么多,可是夠用好一陣子了!
      左丘冷將瓷瓶收起來,瞥了一眼杜墨,道:“還不趕緊收起來!”
      杜墨從善如流,將木箱收到柜臺下面。
      左丘冷東看西看也沒有找到要找的人,遂問道:“我兒子哪里去了?他比完賽不過來么?”
      “他累了一上午,我讓他吃過午飯再來巡視!倍拍溃骸拔以缟辖o他片了生魚片,用冰鎮著存在酒樓的地窖中,等一會兒袁洋來了,我就回去同他一起吃!
      為了趕杜墨要的東西,左丘冷忙了好些天,吃不好睡不好的。這會兒聽說有生魚片,他眼珠一轉,道:“那我先去酒樓等他,你也快一點!”
      杜墨片的生魚片沒甚特別的,但魚片被冰鎮過,再沾上他調的醬汁,就變成了美味。
      
      焦七贏了比賽,又開了新店可算是雙喜臨門。
      康家卻是愁云慘淡。
      上午本以為焦七不會參賽,康成勝券在握,誰知道焦七竟一夜之間弄了個女子隊,砸壞了康成打好的算盤。
      欺負了自己的妹妹,還下了自己的面子,康成如何能咽下這口氣,他與焦七沒完!
      不等康辰再出新招,康家便出事了。
      康成還沒到家,就有好幾個鋪子的伙計找了過來。
      同福樓的午飯中無緣無故吃出蟲子!而且不是一桌。
      布莊的布料用手一扶就掉色?而且布不像新布。
      成衣鋪的衣裳針腳松散,稍一撕扯就裂開了?而且布料劣質。
      牙行被告到了官府……
      康成還沒聽完伙計的匯報,便被氣暈了過去,多少年的積累,康家的信譽,竟然就這樣毀于一旦。
      
      春風閣中,馮傾得了丐幫弟子的匯報,他點了點頭,丐幫果然是第一幫,辦事就是利落。
      這一次左丘冷為焦七所做的一切,可以叫康家跌落谷底,一時半會兒都別想爬起來。
      
      焦七回到酒樓的時候,杜成才早已將杜墨準備好的酒菜擺上了桌。
      杜成才將東西擺好后,囑咐道:“大公子說等他回來一塊吃,您稍稍等一會兒,他馬上就回來!
      焦七此時正在糾結中,聽了他的話,也只是揮揮手讓他退下,沒有多說什么。
      杜成才剛關好門,左丘冷就出現在了門口,他大搖大擺地推門而入。
      左丘冷圍著桌子轉了轉,道:“兒子,我聽說你今日贏了比賽,特意來給你慶賀!
      焦七正因比賽之事發愁,他見左丘冷盯著魚片看,不高興道:“贏了比賽有什么好的,還得去京城,哪里有給銀子實惠!
      “你不要盯著我的魚片看,那是杜墨特意給我做的,你可別想著偷吃!
      “咱們等他回來一起吃!
      見自己的意圖被焦七發現,左丘冷老實地坐在一旁,道:“去京城有何不好?”
      “從商之人只有來回在各地倒買倒賣才能掙大錢!
      焦七雖然愛財,但他更愛自由自在的生活,他離不開海。
      焦七道:“京城有什么好的,冬天那么冷,總叫人想睡覺!
      正常人應該是越冷越精神,哪里會困,左丘冷知道他非人,卻不說出口。
      有的時候看破不說破更合時宜。
      左丘冷自懷里拿出個木牌,放到桌上,往焦七的方向推了推,道:“這個給你,這是丐幫的信物,長老一人一塊,我的這塊傳給你,你到京城若是有事可以去找丐幫的人幫忙!
      “你可以這個月去,趕在冬天之前回來嘛,凡是不要說的那么絕對!
      焦七嫌棄的看了一眼木牌,道:“不要不要,打死我也不去京城!
      “去那么遠的地方,還得坐車,勞累一趟賺個千八百兩銀子,還不如我賣魚過的舒坦!
      左丘冷道:“趙國有內河,可以坐船,你游泳去都行!
      “我若是游泳去,還不得累死在半路上!苯蛊叻笱艿。
      鮫人若是因游泳累死,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話,左丘冷但笑不語。
      被他盯得發毛,焦七站起來走到窗前,抻頭抻腦道:“杜墨怎么這么慢,還不回來!
      左丘冷趁著焦七不注意,便伸手撿了一片魚片沾了醬料放到了嘴里,魚肉綿軟,醬料刺激,真是世間美味。
      左丘冷連續吃了三片,窗邊的人還沒有轉過頭,他看了看好似沒甚變化的擺盤,又坐回了原位。
      待焦七走回來,左丘冷將木牌放到他的手中,道:“這個你收好,總有用到的時候,就當是爹的一點心意!
      
      焦七看著手中的木牌,木牌不如看著那么輕,很有分量,好似質地不錯。
      木牌的一面刻著丐,一面刻著左,明顯是定制的。
      焦七問道:“這個能號令丐幫嗎?能指揮千軍萬馬嗎?能財源廣進嗎?”
      “不會又有一堆丐幫的人,尋著木牌的味道,來我這里白吃白喝吧?”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酒樓里吃白食的事,我那是給你面子……”
      焦七嘟囔了半天,也不見左丘冷接話,他以為自己的話說重了,遂偷偷看了左丘冷一眼,見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焦七便將木牌收進懷里。
      他伸手推了推左丘冷,邊推邊道:“我大人有大量,收下了啊,你倒是說句話!”
      焦七的這一推不要緊,本來低著頭的左丘冷順勢倒向了一邊。
      見他如此,焦七道:“你可不要賴上我,我就輕輕推了你一下,你可不要妄想我給你養老!
      “喂,你說句話啊……”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_(:з」∠)_大過年的,趕到這一章,我也是無語了
    你們不要不愛我啊......
    今天是舊歲的最后一天,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
    (*^▽^*)凡今天留言的都有紅包呦,大家討個吉利,
    親我一口怎么樣(*?▽?*)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