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7 章

      
      “什么身份?”看著杜墨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焦七自豪道:“他是我的人,簽了賣身契的!
      可惜焦七的自豪沒有持續幾天,因為接下來的日子里,杜墨總是被常知府喚去當翻譯。
      
      這日下午,焦七和左丘冷二人在酒樓二樓的房間里嘮嗑。
      焦七伸手摸了摸桌子上的灰,皺眉道:“杜墨這幾日都沒有畫圖,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左丘冷坐在窗臺上,一條腿架著,另一條腿隨意的耷拉著,他看著窗外的街道,道:“我知道你的管事去哪了,你瞅,不就在那兒么!”
      聞言,焦七走到窗前,只見不遠處的小攤前,杜墨正跟那個黃頭發的小王子說著什么。
      
      杜墨受常知府所托,這幾日陪里昂見識江亭府的風土人情。
      杜墨雖然人陪在里昂身邊,但他的心早就飛走了。
      皮具鋪子的地址已經選好,成品也能擺上架了,現在就缺杜墨去主持裝修店鋪,再招幾個伙計,便能趕上端午開張。
      可里昂整日需要人陪,他也分身乏術。
      
      這些米國人已經來了江亭府好幾日,但百姓們圍觀的興趣不減,此時旁邊已經有不少人抻頭抻腦,議論紛紛。
      這時候的英語,與杜墨前世學的有些許差異,他得認真聽里昂說話,才能聽明白他問的什么。
      這會兒嘈雜聲大,杜墨不得不與里昂湊得近一些。
      
      不遠處的樓上,左丘冷看人鬧不嫌事大,他指著靠得極近的二人道:“哎哎,你快看,他倆干什么呢!”
      “還能干什么,”焦七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瞄了兩眼,道:“湊那么近,一看就是說話呢!”
      “否則能干什么,大庭廣眾的!
      聽他如此說,左丘冷抬手彈了他額頭一下,道:“傻兒子,人家可是小王子,萬一他看上杜墨,讓杜墨跟他回米國怎么辦?”
      “呸!他敢,”一聽說自己的人要別人被拐走,焦七立馬不淡定了,他心道:誰還不是小王子了,我也可以把杜墨帶回南海啊。
      焦七轉念又一想,杜墨不會潛水,去不了海里。
      回南海是一件很遙遠的事,焦七甩了甩腦袋,將混亂的思緒撇開。
      他道:“沒想到杜墨竟然是這么不知檢點的人!
      “枉我對他那么好,他竟然在大街上公然跟一個小黃毛卿卿我我,真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為今之計,先把帶回來再說!”
      見焦七似是真生氣了,左丘冷趕緊扯住他的衣袖,問道:“你將他帶回來要如何?”
      “嘖嘖,這還用問么,”焦七用眼斜著左丘冷道:“當然是把他這樣那樣……”
      焦七一激動,差點將床第之事說出來,還好他即使止住。
      焦七道:“你問這些干嘛?”
      左丘冷緩緩從衣襟里掏出一個小瓷瓶,放到焦七手上,他挑著眉道:“這是千古良方,能叫人□□,送給你!
      從沒看過小黃冊子的焦七,看著手里的小瓷瓶,疑惑道:“這東西真有這么厲害?”
      被焦七質疑,左丘冷也沒有生氣,他神神秘秘道:“貨真價實,我以性命保證!
      收了小瓷瓶的焦七,雄赳赳氣昂昂的出門了。
      左丘冷則抬手抹了一把頭上不存在的冷汗,為了兒子的幸福,他也算操碎了心。
      
      焦七不會傻到直接去街上喚人,他吩咐了一個店小二去找杜墨。
      隨店小二回來的,不止杜墨,還有那幾個米國人。
      人既然進了自己的酒樓,焦七自然不能這么放他們走,他帶著幾人上了二樓。
      
      進到屋內,焦七開門見山道:“杜墨是我的人,你們已經占了我的人好幾日了!
      “我們這里講究知恩圖報,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們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
      “杜墨只賣譯不賣身,里昂王子你應該付工錢!”
      見杜墨略帶詫異地看著他,焦七一梗脖子,道:“怎么的,你還想賣身不成?”
      “我告訴你杜墨,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你別想跟著這個小王子跑!”
      說完,他又加了一句“剛這句就不用翻譯了,你翻譯前面那幾句就成!
      杜墨這幾日確實忙,他沒想到焦七竟然會吃醋,而且吃的這么可愛。
      杜墨給了焦七一個安撫的眼神,他轉向里昂用英語道:“這位焦公子想請你留下來吃晚飯,嘗嘗酒樓里的特色烤魚,你看如何?”
      里昂來到江亭府這幾日吃了好多趙國菜,他對這里的飯菜喜愛至極,聽說有人請他吃飯,他立即高興答應。
      待里昂說焦七如此熱情,他不知道如何回報的時候,杜墨趕緊道:“焦公子,對米國的蛋糕很有興趣,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你的廚子學一學!
      聽到這個要求,里昂連頓都沒頓便答應了,他還笑著對焦七說了一番感謝的話。
      焦七還從來沒見過有人往外掏錢,還這么高興的,他問道:“里昂嘰里咕嚕地說什么呢?”
      杜墨一本正經道:“里昂王子帶來的貨物要運到京城去,所以手里沒有銀子,不過他可以讓廚師免費教你做米國糕點,助你開一個糕點坊!
      若是能開個糕點坊,絕對是江亭府獨一份,就像烤魚一樣!
      焦七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一個大餡餅,還砸到了睡覺的人的嘴里。
      他頗有些不好意思道:“沒想到里昂小王子這么大方,要不咱們請他在酒樓吃一頓?”
      杜墨笑道:“甚好!
      
      杜墨安慰完焦七,又轉頭對里昂道:“焦公子對你們此次前來的航海路線非常感興趣,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告知,若是方便的話,作為感謝,他愿意出一百兩盤纏送給你!
      里昂來之前,不知道海的這邊以什么作為錢幣,所以他只帶了一船貨物,準備以物易物。
      與常知府交流之后,里昂又決定帶著貨物去京城覲見這里的皇帝。
      雖然此去京城,吃住都由官府的人管,但能有余錢買些本地的東西帶回國,必定能賺很大一筆錢。
      據他對趙國錢幣的了解,一百兩可不是個小數目。
      里昂稍一考慮便應了“焦七”的要求,只不過他又加了一個小小的條件。
      想著焦七對一百兩銀子買幾頁紙會有異議,杜墨當時并沒有告訴他,而是準備到了晚上,只有他二人的時候,再分析利弊給焦七聽。
      
      這日晚,焦七已不復白天的氣憤,他聽了杜墨對蛋糕坊和航海的分析,當即覺得自己不該懷疑杜墨,杜墨便是身在曹營,心也是在鮫身上的。
      愧疚襲來,焦七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那個小瓷瓶。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Orz杜墨在中間和稀泥的翻譯,不知道你們看明白了沒有……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