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6 章

      
      聽到焦七問話,袁洋才想起桌邊還坐著一個人,他粗糙的臉上紅色更顯。
      袁洋的目光不自覺地避開紅娘,他將雙手背到身后搓了搓,磕巴道:“焦公子,你爹,他叫你去,去碼頭看熱鬧!
      “左丘冷那個臭老頭又想折騰我去干嘛?”焦七明顯沒有興趣,他懶洋洋道:“碼頭就一早的時候最熱鬧!
      “魚蝦蟹一筐筐的,想想都流口水,這個時辰,太陽這么大,能有什么熱鬧!
      “我在碼頭的石板上呆上一個時辰,就能曬成魚干,我可不去!
      聽焦七這么說,袁洋有些著急,左丘冷交代給他的話,若是他沒傳明白,可不好向人家交代。
      袁洋趕緊解釋道:“碼頭那邊來了一艘大船,好像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好多人都趕去看熱鬧了!
      船有什么好看的,焦七對此興趣缺缺,他剛要張口拒絕,紅娘便說話了。
      紅娘道:“焦公子,大船來,有可能是帶著貨物來的,你可去問問杜管事,看看他是否要去看看!
      焦七的眼睛在二人身上掃了一個來回,他才起身往酒樓里走。
      不等袁洋放松下來,焦七又回頭道:“袁洋,你不要讓紅娘一個人忙活啊!
      “既然你過來了,就幫忙把桌凳收拾一下!
      直到焦七的身影伴著“女大不中留”的嘟囔聲消失,袁洋才慢半拍的應道:“哦,哦,好!
      
      焦七見到杜墨的時候,杜墨正在畫新圖。
      焦七上樓這一路上,都在想象杜墨羞紅臉的樣子。
      二人認識這么久,他還從未見過杜墨害羞,焦七越想越覺有意思。
      他走到杜墨旁邊,見認真畫圖的杜墨尤未所覺,他便身子一歪,靠著杜墨的右胳膊往杜墨身上倒去。
      
      來人不敲門,杜墨不用想就知道是誰。
      杜墨剛剛想到一個新圖案,想要畫圖保存下來,誰知焦七竟然不聲不響地倒了下來。
      焦七這一摔不要緊,杜墨的新圖算是白畫了。
      可這時杜墨哪里顧得上圖紙,他自然是抱著焦七,看焦七到底怎么了。
      當杜墨對上一雙撲閃撲閃的大眼睛時,擔心的話便憋了回去。
      杜墨摟著焦七的半個身子,低頭親了一口,問道:“你這是干什么?投懷送抱?”
      離得這么近,親都親了,杜墨的臉卻沒紅,只有眼角眉梢透著寵溺。
      焦七頓覺失敗,他動了動不太舒服的身子,想要起來,杜墨卻突然抱緊他,道:“不要亂動!
      焦七若是能聽話,他就不是焦七了。
      杜墨越說不要動,他便越好奇,動得更歡。
      直到手下的東西發生變化,焦七才知道杜墨的意思。
      焦七看著杜墨的表情從寵溺到隱忍,杜墨的臉色也微微泛紅,焦七的心里不知怎得就高興起來。
      焦七像毛毛蟲一樣往上拱了拱,待蹭到了一個舒服的地方,他才將雙手繞到杜墨的脖頸上,道:“你怎么能白日宣淫呢!”
      “我養你,是讓你干活給我掙錢的,你怎得如此不思進!”
      “你知道你每日想這些有的沒的,耽誤我掙多少錢嗎!”
      被焦七“批評”了,杜墨也不爭辯,他用那東西頂了頂焦七,道:“我干得不好嗎?我這里有萬萬之數,都給你。嗯?”
      
      雖然二人在一起很容易飽暖思淫、欲,但緊要關頭杜墨還是停下了,這里是酒樓,門板的隔音效果可不怎么樣。
      二人溫存了一會兒,焦七將大船的事情說給杜墨,杜墨立時來了興趣,二人便決定去碼頭一趟。
      
      今日午時,江亭府東邊的海上緩緩駛來一艘大船。
      這艘船雖然大,船上的人數卻與船的大小不相符,出乎意料的少。
      最主要的是,這艘船上的人不僅長相怪異、穿著奇怪,連話都不會說。
      常知府得到消息,帶著人到碼頭時,碼頭上已經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百姓。
      江亭府雖然靠海,但極少有外國商船?,百姓們第一次看見外國人,他們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處,對著船上的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這些是人嗎?怎么頭發都是黃色的,還有棕色的!
      “你看那人的眼睛是綠的,哎哎,另外一個是藍的!
      “這些人怎么都瘦成這樣了,這艘船是不是鬧妖怪?”
      ……
      常知府年輕時游學各處,偶爾見過幾個外國人,所以他不像平常百姓們那么好奇。
      他見到這些人,上火得很。
      江亭府只有一個譯官,那譯官整日里無事可做,剛好前幾日請假回鄉探親去了。
      常知府只會幾句簡單的大食語,他與打頭的黃頭發少年交流了半天,二人驢唇不對馬嘴叨叨半晌,誰也不明白對方在說什么。
      
      就在這時,杜墨領著焦七走到常知府身邊,用流利的外語跟黃發少年交流了起來。
      原來這些人是從東海另一邊的米國來的,他們的船航行了好幾個月,船上的人死了近一半,糧食也見底了,才終于看到陸地。
      這個黃發少年是米國國王最小的兒子,里昂,他船上的譯官在半路就生病了,此時還躺在船艙里。
      里昂的船上帶了不少米國的貨物,準備與大海這邊的人進行交易。
      與杜墨說話的時候,里昂已經餓了一天,見有人能聽懂他的話,他激動地難以自已,拉著杜墨的手搖頭晃腦、嘰里呱啦地一通說。
      杜墨作為翻譯,自然不敢喧賓奪主,他在取得常知府的同意后,才開始給雙方做翻譯。
      杜墨將里昂的訴求翻譯給常知府聽,常知府大手一揮,趕緊命人趕馬車將一船人接到府城里。
      那廂常知府向焦七借走杜墨,帶著杜墨與一眾人回了府城,這廂左丘冷終于擠到焦七身旁,他看著遠去的人影,問道:“兒子啊,你這管事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連那嘰里呱啦的話都會說!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Orz你問我米國是什么國?_(:з)∠)_不知道啊……
    Orz你說橫渡太平洋不現實?_(:з)∠)_我就是這么一只不現實的兔子……
    Orz你問我語言問題?_(:з)∠)_為了讓穿越攻起作用,我是不要腦子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