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5 章

      青天白日,三十個漢子又不是三十只螞蟻,怎么會說不見就不見了呢?難不成他們趁焦七不在的時候躲起來偷懶了?
      就在焦七疑惑的時候,不遠處的林子里傳來了“一二一”的聲音。
      只見十個漢子統一用右手勾著一根一丈多長的木頭,步伐整齊地從林子里走了出來。
      緊接著又是兩隊人,不等焦七弄明白怎么回事,他們便將木頭放好,再次進了林子。
      三十個人往返幾次,地上便放了近二十根木頭。
      好端端的怎么搬起木頭來?難不成這是杜墨給他們安排的新任務?
      不等焦七開口詢問,又從林子里走出來兩個人。
      
      左丘冷剛從林子里出來,便看見等在那里的焦七,他道:“兒子,你來了啊!
      對于稱呼問題,焦七已經懶得糾正了,他看見左丘冷抱著的半截木頭,便找到了搬木頭的始作俑者。
      焦七道:“你讓他們搬這些木頭干嘛?”
      “這些可都是我的人,你怎么能隨便指揮他們干活呢!”
      “我每日付給他們工錢,可不是讓他們給你搬木頭的,這些木頭都不夠酒樓燒柴用!
      忽略了焦七那個“你真不會算賬”的眼神,左丘冷揮退了“焦七的三十個男人”,讓他們自行訓練。
      他則接過身后人手里的工具箱,拉著焦七坐在了地上。
      左丘冷道:“你別小看這些木頭,過幾天他們就會變成你的家具!
      “你要給我做家具?”焦七看著這些不知道品種的木頭,面露嫌棄,道:“這么普通的木頭,能做家具么?”
      左丘冷將手中一尺多長的木段往地上一砸,道:“我給你做,一文錢不用花,你就說你要,還是不要吧!”
      有這樣的好事,焦七自然愿意,他立即點頭如搗蒜,眼睛放光道:“那你做吧!”
      “給我做個洗澡用的木桶,現在那個太小,只能盤腿坐,都不能在里面游泳!
      “給杜墨做個會晃的椅子,他每日坐在那畫圖,一動不動,累得很!
      “再給金錢貓做個架子,它日日爬到房頂曬太陽,我經常找不到它!
      “恩,再給金錢龜做個豪華地房子,它現在只有一個盆,住著不開心,不過這個最好用石頭做,耐用!
      左丘冷:“……”
      二人短暫的對視之后,左丘冷看了看不遠處的漢子們,道:“我覺得你說得對,他們應該早點練習游泳,你趕緊帶他們去吧!”
      “那我的木桶、椅子、架子、房子呢?”
      “你當我沒說過吧!
      
      雖然焦七想要的那些,左丘冷都沒有做,但他給焦府添了些桌椅板凳,還給焦七雕了一個帶機關的妝匣,以及一個小木人。
      說是小木人,其實是兩個人。
      木人雕得是一個老者和一個少年,老者伸手摸著少年的頭,少年則面帶微笑看著老者。
      左丘冷的手藝確實好,只要是見過左丘冷和焦七的人,一打眼便能看出木人是誰。
      得到木雕的時候,焦七口中嫌棄把他雕得太丑、太矮了,心里卻喜歡得不得了。
      
      這一日,到了酒樓發工錢的日子。
      來到江亭府不足半個月的杜成才,不僅領到了工錢,還領到了跟其他店小二一樣的工錢。
      起初,杜成才在焦府無事可做,杜墨外出又不用他跟著,他便向杜墨求了份差事,得了個酒樓后廚幫忙的活計。
      今日杜成才領了足額的工錢,說他不高興,那是不可能的。
      他拿著工錢便去了二樓杜墨的房間。
      待進了屋,說起工錢的事,杜墨道:“怎么,賬房沒給你工錢?”
      “不是的,大公子,”杜成才道:“焦公子真是大方,給了我一個月的工錢,小的一高興,便來找您了!
      杜墨停下手中的筆,他看了看剛畫完的新圖,這個新設計融合了皮子的特性與古代的審美,想來能夠吸引不少人,
      見杜成才還立在一旁,杜墨道:“錢多還不好!你可是還有別的事找我?”
      杜成才憋了半天,才將話問出口,他道:“大公子,你整日這么忙,一個月能得多少工錢?”
      照理說沒有奴才敢這么問主子的,可杜墨是現代人,對于朋友之間聊收入這種事,他倒沒有多心。
      杜墨道:“焦七救我一命,以我二人的關系,我為他做事情便是為自己干活,哪里還需要算什么工錢!
      杜成才聽了杜墨的話,心涼了半截。
      出嫁女尚知道經營自己的嫁妝,杜墨卻連錢都不知道存。
      他小心翼翼地問道:“大公子,你可想過回京城?”
      京城之事,杜墨早已想清楚,那里于他完全陌生,回去還得與原身的長輩相處,不如留在江亭府。
      更何況這里有水有魚,不冷不熱,更適合焦七生活。
      杜墨搖了搖頭道:“不回了,我爹娘已經去了,我回不回去也沒甚不同!
      杜成才急道:“可杜家還有家業呢……”
      杜墨對著他擺了擺手,道:“我意已決,不用再多說了!
      
      與屋內嚴肅的氣氛不同,酒樓后門外,焦七坐在凳子上,看著紅娘收拾東西。
      焦七用胳膊拄著腦袋,他看著手腳麻利的紅娘,道:“紅娘,昨日你才來府城抓了藥,今日怎么又來了?”
      “你每次來都會出錯,其實你不來,我這里人手也夠用!
      焦七這話怎么聽都帶著嫌棄。
      紅娘收拾碗筷的手一頓,若是焦七不讓她來,她還真沒有別的借口看那個人一眼。
      就在這時,焦七又道:“紅娘,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紅娘沒想到焦七猜得這么準,她二人也算是共同經歷過生死,紅娘在震驚之后,沒有隱瞞。
      她道:“這世上總有些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
      “我也知道以為的身份,很難尋到良配,我就是想來看一眼,沒有奢望別的!
      焦七與杜墨在一起,算是日久生情,也算是順理成章,他暫時還理解不了別人的那種“喜歡你在心,口難開”。
      話題是焦七挑起來的,他不想讓紅娘難過,只好勸道:“紅娘,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看你長得好看,人又賢惠,總會有人想娶你的!
      “更何況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大風大浪你都挺過來了,一個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對于美好的事,誰都曾幻想過。
      但世道如此,一個曾經的紅塵女子,怎么能輕易地找到知心人呢!
      將碗盤摞好,紅娘低聲道:“借焦公子吉言,不過覆水難收,時光難再回,我……”
      就在這時,焦七看著紅娘的身后,道:“要是他回來了呢?”
      焦七的問話,猶如天降紅雨,紅娘帶復雜地心情轉身的時候,手里的碗盤撞到了袁洋身上。
      她趕緊又是道歉,又是要給袁洋擦衣服。
      紅娘太過慌亂,忘了手里抱著的東西,她抬手要去給面前的人擦衣服,險些將盤子、碗都摔到了地上。
      還是袁洋反應快,他趕緊矮身幫紅娘托住碗盤,道:“姑娘,小心!”
      男人溫熱的大手覆在姑娘的手上,他繼續托著也不是,放開也不是。
      摸著紅娘略有些涼的手,袁洋的臉慢慢紅了起來。
      
      焦七用雙手托著臉,笑瞇瞇地看著面色通紅的兩個人,好奇不已。
      愛情竟是要如此羞澀的么?
      待二人尷尬分開,焦七才開口道:“袁洋,你怎得去而復返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個副本就是偏生活一點
    _(:з」∠)_它沒有第一個副本那么離奇
    不過第三個副本會離奇一點,正在擴展腦洞中...
    \(^o^)/話說,你們知道這個漢子回來干什么的嗎?
    Orz保證你們猜不到,猜到了我叫你爸爸...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