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2 章

      
      牙行做買賣,就是個中間搭橋的活兒,全憑一張巧嘴和人脈。
      焦七交代的這件事做起來簡單,報酬卻不少。
      能接到這樣的事,牙行的人再高興不過。
      如今袁洋這么一鬧,若是惹惱了焦七,這樁買賣就要打水漂了。
      此時經手的牙人頗有些騎虎難下的意思,他的額頭直冒出了汗,他一邊在心中嫌袁洋沒事找事,一邊怕焦七生氣,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糾結。
      焦七的注意力卻沒在這邊,他接過左丘冷遞過來的東西時,才反應過來稱呼問題。
      焦七瞪著左丘冷道:“你得叫我焦七大人,我收留了你,你得知道感恩!
      “你若是再瞎喊,我就把你和你的鋪蓋都扔出去!”
      左丘冷連連點頭,道:“先別說這個了,你嘗嘗這個,味道怎么樣?”
      
      焦七手里拿的是一個白白胖胖的“面人”,離面人一尺遠就能聞到一股濃郁的魚肉味。
      焦七聳了聳鼻翼,湊近聞了聞,道:“這是魚味的面人?”
      “魚肉加了些別的,”左丘冷道:“我親手做的,你嘗嘗合不合胃口!
      焦七很少吃魚肉以外的東西,面前這個指長的小白魚看起來很好吃,焦七剛要開吃,這時他忽然想到什么,只見他轉頭問道:“你不會在這魚上下毒吧?”
      不能怪焦七多心,當日的瀉藥讓他印象深刻,他只是順口問一句而已。
      左丘冷沒有不喜他的多疑。
      左丘冷語重心長道:“兒子,你放心,爹別的不行,對醫術還是略知一二的,誰下藥害你,我第一幫你擋下來!
      見焦七臉色不好,他趕緊改口道:“焦七大人,我絕對沒下藥,要不我幫你嘗個魚頭?”
      
      這廂一老一小扯皮加吃面人,旁若無人,那廂等在一旁的牙人心里著急,卻不好開口打擾。
      等焦七連吃完三個左丘冷變出來的小面人,他才驚覺四周有些安靜。
      想起牙行門口吵鬧的那一幕,焦七奇怪道:“你們都看我干嗎!”
      “牙行又不是我開的,我說了也不算!
      “國有國法,行有行規,該怎么辦就怎么辦,我是花錢來請人的,難不成你們還等著我出主意?”
      事情既然已經鬧大,牙行自然得顧著名聲,袁洋順理成章得了這個活計。
      待輪到袁洋簽契的時候,焦七發現袁洋竟然是少數幾個會寫自己名字的人,他便多看了袁洋一眼。
      袁洋正不知如何道謝,見焦七看他,袁洋趕緊一揖道:“今日之事,多謝焦公子主持公道,我定會努力訓練,不負焦公子今日的恩典!
      
      約好明日一早在碼頭集合,焦七便帶著左丘冷往回走。
      
      夕陽西下,灑下一片余暉,正是酒樓、飯莊熱鬧之時,焦七卻在自己家的酒樓門前發現了一個無所事事的店小二。
      確切的說,是一張似曾相識的臉以及一模一樣的晦澀表情。
      還不等店小二張口,焦七便問道:“不會又有人來吃白食,說是我爹吧?”
      “難不成今日黃歷上寫著不宜進酒樓?”
      店小二也不愿意在這等東家,畢竟這會兒店里忙,他苦笑道:“這次不是來找您的,是來找杜管事的,可是杜管事……”
      人類最怕念叨,一念叨就會被聽見。
      恰巧這個時候回來的杜墨,人未至,聲先到,他問道:“有人找我?”
      
      焦七三人跟著店小二進雅間的時候,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正在大快朵頤。
      那少年不知多久沒吃飯了,面前的幾個盤子都空了大半,嘴里也塞得滿滿的。
      少年鼓著腮幫子奮力的嚼著嘴里的飯,待看見幾人中的杜墨時,他先是一愣,隨即手里的碗筷嘭得砸到桌子上。
      不待幾個人反應過來,那少年飛速奔到人前,跪在杜墨的腳邊,抱著杜墨的大腿道:“大公子,小的可算找到你了!”
      “我就知道你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逢兇化吉……”
      地上的人緩緩與記憶中的人影重合,這少年竟是跟在原身身邊近十年的小廝。
      初時的震驚過后,杜墨很快便淡定了。
      經歷了一場事故,是人都會有變化,更何況他不準備回京城,不怕誰能看出他不是原身。
      焦七可不知道杜墨心中的想法,他只看見一個面目清秀的少年,抱著自家奴隸的腿,好不親密。
      焦七端起東家的架子,哼了一聲道:“成何體統!”
      “來酒樓白吃白喝,可不是隨便認個親就能一筆勾銷的!
      “杜管事,你不打算解釋一下么!”
      見焦七那副“我有氣,但是我不直說”的樣子,杜墨自然得配合。
      杜墨將扯著自己衣擺涕泗橫流的少年拉起來,道:“回東家,這是在下家中的小廝,杜成才!
      那小廝這會兒也明白了二人的身份,他倒是識趣,對著焦七一禮道:“小的杜成才,給東家請安!
      
      原來這杜成才正是當日隨原身杜墨去寧縣的小廝,那日二人都在船上,落水之時,情況混亂,二人便失去了聯系。
      原身不會游泳,落水沒多久便死了,而杜成才則幸運地趴到了一塊木板上,被沖上了岸。
      經過兩個月的苦苦找尋,杜成才終于得到了杜墨的消息,才有了今日的一幕。
      如此忠心的小廝實不多見,杜墨畢竟占了原身的身體,他也只能將人留下。
      
      只一日的時間,焦府的人口就翻了倍,再加上院內的金錢貓和金錢龜,焦七家一下子便熱鬧了起來。
      
      第二日一早,天才將將亮,杜墨便給焦七換上衣裳,服侍他洗漱。
      焦七已經很久沒起過早了,他的眼睛明明睜著,可他的思想還在睡覺。
      看著喂一口吃一口的焦七,立在一旁的杜成才心中焦急,他道:“大公子,還是我來伺候吧,您哪伺候過人啊!
      又喂了焦七一口魚肉粥,杜墨道:“不礙事,我已經習慣了!
      杜墨白日里管理酒樓,夜晚守夜,這會兒還得伺候人吃飯,杜成才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
      杜墨原來是杜家的大公子,哪里做過這些粗活。
      這焦公子也是奇怪,有錢開酒樓卻沒錢雇下人,整個焦府里里外外除了杜墨,就只有個看門的老頭。
      焦府的裝飾也是差強人意,除了焦七的臥房裝飾得還算不錯,其他的屋子連個家具都沒有。
      聽說過越是有錢的人越摳,但杜成才還沒見過這么小氣的。
      看著桌上的魚肉粥、魚干、魚肉團子,杜成才心內嘆氣,還真不好說焦七是大方還是小氣。
      又看了一眼認真伺候人的杜墨,杜成才心道:才兩個多月不見,他家公子竟然變成了這樣。
      
      天光大亮,小攤販們已經出攤了,走在街上便能聞到一陣陣的飯香。
      從焦府出來的馬車里坐著三個人,再次陷入沉睡的焦七和清醒的杜墨、左丘冷,趕車的則是丐幫的人。
      這馬車是焦七搬到府城時買的,只是一直沒有機會用。
      左丘冷靠在車廂上,問道:“你怎么不讓你的小廝趕車?”
      “我以為你要親自趕!倍拍氐。
      “這車我可趕不了!弊笄鹄溆值。
      杜墨背靠著車廂,懷中抱著焦七,他一挑眉,問道:“哦?此話怎講?”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_(:зゝ∠)_今天又晚了一點點
    Orz我是不會說,兔作者一邊吃小面魚,一邊碼字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