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9 章

      
      焦七疑惑道:“你家小姐?”
      焦七平日里的活動有限,他不是睡懶覺,就是去杜墨的管事屋里撩人,至多會同常玉出門喝喝茶。
      這突然冒出來的小姐讓他一頭霧水,雖說去見個姑娘于焦七來講不吃虧,但萬一那姑娘脫光了衣裳賴上他,他可是有口說不清。
      話本上講的那些毀姑娘清白,便要將人娶回家的故事,他可不想嘗試。
      想他如今也算腰纏萬貫,娶親是娶不得的,家里還有只公老虎,萬一他一不小心喜歡上哪個姑娘,被杜墨綁在床上這樣那樣,光想想他都臉紅。
      誘惑出現,一定要嚴詞拒絕!
      此時焦七冒出了一種當家人的覺悟,他不能負了杜墨。
      那丫鬟自是不知道焦七心中所想,她見焦七臉色幾變,回道:“焦公子曾與我家小姐有過一面之緣,我家小姐姓康,正在對面的茶樓上等你,想向你道謝呢!
      焦七順著那丫鬟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見一個姑娘。
      那姑娘立在茶樓窗戶旁,用衣袖遮著唇角,眉眼彎彎,似是在笑。
      距離有些遠,焦七看得不是特別清楚,他只隱約覺得那姑娘挺好看。
      青天白日,有姑娘相約,焦七略一思索,便抬步向茶樓走去。
      
      這座茶樓的二樓沒有雅間,都是一張張小桌子。
      這個時辰,茶樓里喝茶的人不多,焦七跟著丫鬟上了二樓,一眼便看見了等在那的女人。
      招呼焦七坐下,康秀敏給丫鬟使了個眼色,那丫鬟便含笑退了下去。
      康秀敏將丫鬟斟好的茶往焦七的方向推了推,她看著對面的人道:“焦公子請喝茶,你與月前見面時,有很大的變化!
      
      康秀敏第一次見焦七是在康記,那一日她與月娘吵嘴,幸得焦七張口將月娘氣走了。
      康秀敏自那之后便對焦七有了好感,只是看焦七那日的穿著,應該只是個村漢,康秀敏略有些失望。
      之前康秀敏覺得二人身份不配,她等了二十三年,可不是為了下嫁給人添笑柄的。
      可這段日子,聽說焦七竟是酒樓的東家,康秀敏的心又活了起來,如此二人便門當戶對,似乎上天都想讓他們結連理一樣。
      
      這兩個月焦七經歷了不少事,剛上岸那陣兒,見過的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女人,他哪里記得住。
      可這話他不好直說,焦七道:“姑娘客氣,我最近確實吃胖了!
      “咱們這江亭府的魚就是好,每一條都那么肥,讓人吃了還想吃,不知不覺便吃多了!
      康秀敏哪里知道焦七所想,她聽了焦七的話,倒是覺得他非常有趣。
      康秀敏掩著嘴角,笑道:“焦公子真是風趣,聽聞你開了一家酒樓,生意可還好?”
      這話便是明知故問了,江亭府里從商的,十個里有六個都盯著漁魚愉呢,畢竟能這么快,便將生意做得如此紅火的酒樓,可是不多見。
      焦七道:“尚可,尚可,還夠不上日進斗金,不過吃飯倒是方便了許多!
      “我們酒樓的魚風味齊全,想吃什么味道的都能做,康姑娘若是想去,改日可前去品嘗!
      說到這里,驕傲油然而生,焦七覺得他今日算是為酒樓拉了一樁生意,回去他應當跟杜墨說,讓杜墨知道自己也是很會做生意的。
      而聽了焦七所言的康秀敏,則聽出了另一種意思,焦七不僅謙虛,而且還有意請自己吃飯!
      二十三歲的女人情竇初開,她的臉變得粉紅,羞怯道:“焦公子,你……”
      接下來的時間里,康秀敏扭扭捏捏,焦七直言不諱,二人雖然心意不通,但聊得還算順暢。
      直到接近午時,焦七才告辭要走。
      康秀敏將人攔下,她拿出一條帕子遞給他道:“焦公子,這個送給你!
      無功不受祿,一條帕子也不值什么錢,焦七盯著帕子看了一會,便想拒絕。
      康秀敏見焦七眉頭微皺,似是不想接,她趕緊將帕子展開,道:“這是我親手繡的,你看,這荷葉用的是金線,你拿去用也不唐突!
      “金線?”見帕子的一角確實有一朵金色的花,焦七的眼睛都亮了,他接過帕子,道:“那就謝謝康姑娘了,今日這頓茶我請!
      收回被焦七不小心觸碰到的手,康秀敏的心跳若逐鹿踏地,砰砰響個不停,她覺得焦七是她見過最有風度的君子。
      
      回酒樓的路上,焦七便遇見了杜墨和陳曉。
      陳曉是當日焦七與馮傾救出來的孩子中的一個,他今年才十三歲,但壯得很,乍一看有十七、八歲的樣子。
      焦七聽杜墨說要回漁村,請村里的婦人們做皮包,便也要跟著去。
      沒有拒絕他的理由,杜墨便只好帶上他,三人就一同回了漁村。
      路上三人說起漁村的近況,陳曉道一切安好,只是最近幾日有樁奇事。
      村里人不時會發現家門口有死耗子,也不知是誰干得好事。
      
      今日的漁村已不可同日而語。
      被焦七留下的婦人和孩子們定居在了漁村,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整,如今的漁村有十幾間房子,每間房子都是坐西向東。
      它們都一樣大,各自帶了小院,看起來整齊得很。
      漁村東邊的海上用木棍和漁網圈了好大一片地方,那里是焦七喚來的深海魚們的居住地,也是酒樓所販的魚的來源。
      村里的少年們每日負責往酒樓送魚,今日剛好輪到陳曉。
      被?茏阶〉娜兆邮菋D人和孩子們的噩夢,他們反抗不了,更沒有人來救。
      陳曉的爹便是被?軞⑺赖,如今滅了?,他也獲得了新生,他滿心感激。
      村里人的心情與陳曉一樣,見焦七二人回村,村民們都停下手里的活,出門來迎。
      打頭的便是紅娘,她如今穿著合身的衣裳,對二人笑著道:“什么風把你們吹回來了?可是今日的魚不夠?”
      一場大火帶來的緣分,紅娘與二人成了朋友,與其他婦人相比,她說話更自然。
      杜墨道:“魚夠,我有些別的活想請村里人幫忙!
      “這好說,咱們村里別的不多,就閑人多,”紅娘道:“咱們不要在這站著了,去屋里說吧!
      
      紅娘所說的屋子便是焦七和杜墨之前住的那間,那間房是村里唯一一間舊房,墻體破舊,沒有院子,與如今的漁村格格不入。
      村里的人卻沒有想要它推到重蓋的意思。
      雖然知道焦七他們可能不會再回來住,但村民們還是輪流給打掃著,這會兒屋內干凈整潔,與一個多月前別無二致。
      焦七二人坐定,村民們將家中曬好的魚干都拿了過來,這些魚干都是按照杜墨地要求曬的風味魚干。
      若是魚干味道好,將來會拿到酒樓里售賣。
      在大家熱情的勸說聲中,焦七嘗起了各種口味的魚干,做起了小白鮫。
      這廂杜墨則說起了皮包的事,他道:“我這里有圖紙,我會給你們提供材料,教你們如何做,只要做出的成品符合標準,按件記工錢!
      雖然不知道皮包是何物,但大家受二人恩惠頗多,自然不好意思收工錢,紛紛推說自愿幫忙。
      杜墨道:“你們聽我說,焦七大人以后準備開一個皮具店,專門販賣這種皮包,先在府城中賣,日后會在整個趙國賣,或許會賣得更遠!
      “需要的商品數量不是一件、兩件,最重要的是處理皮子的方法需要保密,我們不想讓外人知道!
      說到這里,杜墨的目光掃過眾人,他接著道:“親兄弟還得明算賬呢,咱們雖然不是親人,但勝似親人,你們肯幫我的忙,我便十分感激,必然不能讓你們白干!
      不管杜墨說的多么慷慨激昂,本質上他都是給村里的人們找了份營生,紅娘道:“既然你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我們自然要幫你!
      坐在一旁啃魚干的焦七見識了杜墨的說服力,心中暗喜卻不好表現在臉上,這么厲害的人是自己的,真是想想都得意。
      盯著杜墨,焦七便想起胸前放著的帕子,那里略有些發熱,焦七自我安慰道:我沒有喜歡那個姑娘,我只是喜歡帕子而已,杜墨應該不會介意的。
      這面焦七邊吃邊想,正當他覺得自己十分了得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嘶聲裂肺的叫聲。
      那叫聲尖細凄厲,嚇了焦七一跳,連他嘴里的小魚干都掉到了地上。
      焦七問道:“這是什么聲音?”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_(:зゝ∠)_一大章,明天再來一大章
    我在還昨天的債,請為我點贊。
    昨天那章最后一段里“服了服”,應該是“福了!,
    略微強迫癥的兔作者就不改了,因為那樣日期時間會變
    你們明白就好\(^o^)/~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