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養攻記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5 章

      
      本以為漁村將是他與焦七的二人世界,杜墨自然怎么隨意怎么來。
      他急著處理完恭桶,回去睡覺,所以外衣里面未著寸縷。
      剛剛開門的那一刻,門外的幾十人將杜墨從上倒下看了個明白。
      看著面前或掩面,或看東看西,或閉眼的眾人,杜墨心中氣憤之余慶幸剛剛給焦七蓋了被子,他咬牙切齒道:“左丘長老,你們這是何意?”
      原來左丘冷與馮傾帶著被救出來的婦人與孩子來了漁村。
      左丘冷回到岸上便發起熱來,所以還未啟程歸京。
      今日這事本來不用他來,但焦七于他有救命之恩,他本著表示感謝的心思,便親自帶著眾人來了。
      不等他解釋,杜墨又瞇著眼睛問道:“你們來了多久了?”
      不能怪杜墨不警醒,初經人事,又有焦七的聲音伴奏,溫柔鄉太過美好,他根本沒空分心。
      相當于直播了自己與焦七歡好的過程,杜墨眼中的怒火快要燃成實質了。
      左丘冷也很尷尬。
      
      一夜疲累,丐幫的人沒有什么精神,沒有說話的欲、望,而被救的人們則有著自己的心事,前路坎坷,他們也沒心思說話,所以來的路上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待到了漁村,聽到屋內傳出的聲音,眾人紛紛紅了臉,不好出聲打擾,又不想就這么回去,進退兩難。
      就在眾人猶豫的時候,杜墨敞著衣襟打開門,給眾人看了現場。
      聽到問話,左丘冷摸了摸鼻子,道:“我們也剛來!
      
      鑒于左丘冷幫焦七上了戶籍,還將漁村的地契帶來了,杜墨接過金錢龜,黑著臉問道:“那邊那一群人又是怎么回事?”
      “這些婦人和孩子無處可去,若是送去官府,他們十有八、九會被遣回原籍,想必不用官兵送,他們就會自己跑!弊笄鹄涞。
      這些婦人基本上都被?茉阚`過,此時見到自己的孩子,她們高興之余,心中也升起了絕望。
      這畢竟是一個對女人格外苛刻的朝代。
      左丘冷道:“他們中有人提議回漁村生活!
      杜墨順著左丘冷的視線,看到不遠處的紅娘,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些都是可憐之人,以焦七的心性定會將人留下,杜墨沒有拒絕的理由,但他可不想今后日日有人聽墻腳。
      
      一個月后的一日。
      日上三竿,焦七才爬起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經穿好的衣服,絲毫不覺驚訝。
      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簡單洗漱了一遍,又與院中的金錢龜打了個招呼,才出門。
      焦府的前門正對著酒樓的后門,這家酒樓名喚“漁魚愉”。
      酒樓乃是焦七用海里“撿來”的不義之財開的。
      漁魚愉是一家專門做魚的酒樓,除了已有的各種風味的魚之外,這家酒樓最特別的菜便是烤魚。
      活魚收拾干凈之后,架在火上烤,烤好后淋上醬料,裝到特制的銅鍋中,鍋下放上火紅的木炭,一頓飯的時間,魚都是熱的。
      這道烤魚有好幾種味道,選的魚也從常吃的草魚、鯉魚到珍貴的深海魚不等。
      不論味道還是吃法,漁魚愉都是江亭府甚至是全趙國獨一份,每日來嘗鮮的人絡繹不絕,酒樓的生意也紅火的很。
      當然這一切都歸功于酒樓的管事杜墨。
      
      焦七板著臉敲開了酒樓的后門,巡視了一遍后廚,看著穿著統一的廚子,他很滿意。
      享受了一路的恭維,焦七走進了酒樓的前廳。
      看見面色愁苦的賬房先生,杜墨湊過去,問道:“發生了什么事?”
      “回東家,”賬房先生道:“這半個月已經有好幾桌人記賬了!
      焦七的酒樓從不賒賬。
      漁魚愉的規矩便是點菜的時候付賬,若是交錢爽快,會得一塊木牌,下次再來可以抵一些餐資,還可以免費得一壺涼茶。
      漁魚愉酒樓已經在江亭府開了半個多月,人們也習慣了這里的付錢方式,很少有人賴賬。
      聽賬房先生的意思,不止有人賒賬,還賒了好幾次。
      焦七抻頭看賬冊,待看到上面的簽字,他秀氣的眉毛都快打成結了,原來那上面簽的名字都是“左丘冷”。
      ?艿氖虑楦嬉欢温渲,左丘冷病了幾日,那幾日他纏著焦七要認他作干兒子。
      想他堂堂鮫人七王子,怎么會給一個人類作兒子,焦七自然嚴詞拒絕,可左丘冷卻好似個老小孩一般,他纏了焦七好幾日,直到病愈回京才算事了。
      想起那個笑嘻嘻的老頭,焦七便氣不打一處來,他道:“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晚些時候我親自去要!
      
      板著臉又巡視了一遍大堂的衛生,焦七便上了二樓。
      酒樓的二樓有一間臨街的小屋,屋內雖然不大,但裝飾別致,正是杜墨杜管事的屋子。
      焦七進屋的時候,杜墨正背對著房門不知道在擺弄什么。
      焦七輕手輕腳的走到杜墨身后,他翹起腳,用雙手捂住杜墨的眼睛,粗聲粗氣的問道:“杜管事,你可知道咱們這酒樓里每日進賬多少?”
      杜墨緩緩地搖了搖頭。
      “每日賣出去多少條魚?”
      搖了搖頭。
      “每日燒多少碳?”
      搖頭。
      焦七恨恨的瞪了一眼這個整日無所事事、不巡視酒樓的管事,道:“那你知道什么?”
      杜墨聽了焦七略帶氣憤的問話,嘴角微翹,道:“我知道你是英明神武的焦七大人!
      “哼,”焦七道:“算你識相!
      說罷,焦七便雙手支在杜墨的肩膀上,猛地一個起跳,攀上了杜墨的背。
      爬到杜墨背上,焦七還不老實。
      他環著杜墨的脖子,抻頭看他桌上的東西,道:“自從你跟了本大人之后,眼光越來越好了!
      “哎,你這是弄的什么東西,四四方方,怪模怪樣的!
      
      焦七的臉輕輕地蹭著杜墨的臉,那微涼的感覺讓杜墨有些心猿意馬。
      初經人事的第二天,焦七起床后便匆匆忙忙的去茅廁,連著去了好幾次。
      事后焦七總結道:“酒乃是一堆草釀出來的,不是什么好東西,今后一定要少飲,否則會屁、股疼!
      焦七對于二人歡好之事只字未提,這一個月的相處也與之前無異,杜墨以為他醉酒之時沒了記憶。
      起初杜墨有些失落,但他一想到自己乘人之危,便又釋懷了。
      兩個人在一起定要好好表明心跡,即使互有好感,也要說清楚,畢竟是要在一起生活一輩子的。
      杜墨用雙手穩穩地托住焦七的腿,他道:“這是皮包,送給你的,看看喜歡么?”
      杜墨前世便是做皮具生意的,從選料到設計,再到銷售,他全都參與過,但他倒是第一次親手做皮包。
      這個包一尺見方,顏色發棕,包里分兩個格,包口有一個小夾子。
      焦七在杜墨的指導下,將這個皮包看了一個遍,他提著上面的兩個提手,道:“這個真不錯,可比包袱好用多了!
      “下次出門,我就可以把金錢龜放到這里面了!
      杜墨:“……”
      焦七欣賞夠了禮物,又看見桌上的幾張紙,他問道:“你畫了這么多,好像跟我手里這個不一樣啊!
      杜墨轉了個身,將焦七放在桌子上,他拿過那幾張紙,遞給焦七看。
      焦七還從沒見過畫的這么生動的畫,他拿著那幾張紙左看右看,好奇的不得了。
      看著焦七晃來晃去的兩條腿,杜墨有些心猿意馬,不知怎得他就想起了“辦公室不可不說的故事!毖矍暗淖雷雍腿吮阌行┎缓椭C了。
      他這一想,便入了神,待焦七跳下桌子,說晚些時候要出去的時候,杜墨才愣了一下,問道:“你約了誰?”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_(:зゝ∠)_我是孤單的兔子,
    Σ( ° △ °|||)︴你們要是不留言,我就天天開車!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4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