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媽媽才是大Boss

作者:蘇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這游戲還能玩?

      既然不管直接還是間接詢問任務都沒有用,那么就只能主動出擊了!
      
      等撫子從那個偏僻的地方重新走回街上時,天空中開始飄起了雨絲,眨眼間變成了傾盆大雨。她從腰間的<達薩尼格的魔法背包>里拿出了出門時花耶給她準備的雨傘,瞬間就有了新主意。
      在兩側忙著快步前進的行人中,撫子選擇了一位看起來不是特別急的年輕人,對方似乎是個大學生,應該不會再觸發剛才那樣的18X情節了吧?
      撫子快步走上前去,與他并肩而立,將傘架在了兩人中間,繼續露出了自認最為和善的笑容,道:“我們同路,我送你一程吧!辈磺蠡貓,只求刷下好感度,讓她能多打聽下這游戲的世界觀吧!
      本以為這次應該萬無一失了,但誰知對方先是一臉【劃掉】以為遇到深井冰的【/劃掉】驚悚表情跳出了傘的范圍,然后拉開了側背的書包,訥訥地從里面拽出了一把折疊傘。
      “謝,謝謝你,我有傘,剛才只是懶得拿……”說著就自顧自地打開傘,禮貌地鞠了一躬后拔腿就跑,留下撫子獨自一人撐傘站在風雨中,和善的微笑裂了一臉。
      這什么意思,明明有傘卻不打,是要享受在雨中漫步的感覺嗎?
      
      還沒等她講什么,一輛無視天氣狀況的跑車從一旁的車道風馳電掣般掃過,那瀟灑的姿態帶起的水幕在半空中揚起了兩道完美的弧度,狠狠地澆了撫子一身,從頭到腳,無一處幸免。
      “哇啊啊啊我的衣服,怎么辦啊跟小京子約好了要一起去買東西啊這下完蛋了!”
      不要為她突然講出不認識的人名而感到詫異,因為此刻仰天長嘯的并不是撫子,而是街對面跟她同病相憐的少年。
      掃了眼對方的狀態欄,那個超越了99%大地人的等級數值讓撫子一陣頭暈眼花。雖說因大地人的身體素質限制和經驗值計算方式,他們一般無法擁有像冒險者一樣的超高等級,但大部分的大地人在超過10歲之后,都能擁有10級左右的正常等級。而眼前這位發出悲鳴的少年——
      沢田綱吉,Lv.1,職業:黑手黨,種族:人類。
      真是突破了天際的……廢柴!廢到這種程度,竟然還能成功就職黑手黨……她越來越覺得自己看不懂這個世界了。
      
      后者吼完之后,這才發現了馬路對面跟他一樣慘遭透心涼待遇卻處變不驚不發一言的撫子。
      “真不愧是巫女,不管面對什么樣的境遇都能這么淡定!”不過,為什么巫女出門要帶著刀啊,真少見,是一種新的修行方式嗎?
      “啊,這種小事不算什么!边沒等棕發少年感慨對方的豁達,就聽到了后半句,“因為接下來一定會更倒霉的!
      “這根本不算是安慰吧……啊,小心!”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耳邊風聲呼嘯而過,隨即少年眼睜睜地看到一個重物狠狠地砸中了對面巫女傘的頂部,咕嚕咕嚕滾了下來,砸在地上開出了坨漂亮的百合花。
      詭異的沉默。
      “你看~”撫子十分無所謂地眨了下眼。
      “你稍微有點緊張感!這是很可怕的事萬一砸中了就要去醫院的!”對方崩潰地下巴都掉下來了。
      “放心,這不是防御成功了嗎?”她說著晃了晃手里的傘,表現出了身經百戰的淡定,“所以說傘的質量才是最重要的!
      “重點不對吧……”到底怎么回事他已經完全搞不清楚了。
      
      “你剛是不是說要去見誰?打算就這樣去?”
      “啊,完蛋了!要是就這么去小京子一定會討厭我的,果然還是打電話跟她說我臨時有事去不了了?可是難得的約會……怎么辦?”少年立刻陷入了找什么樣借口和欺騙女朋友的罪惡感漩渦中不可自拔。
      “現在回家換衣服來不及了嗎?”
      “來不及的,只剩10分鐘了,絕對來不及了……”他一臉絕望地蹲下,被陰云籠罩起來。
      “蠢綱,遇到這種小事就不行了嗎?拼死戰斗吧!”
      街邊的圍墻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穿西裝的……嬰兒,他突然冒出那句話后果斷地掏出了一把手·槍,毫不猶豫地將棕發少年爆頭了。這一切只發生在兩秒鐘內,等撫子反應過來的時候,剛剛還跟她說話的少年已經倒在了雨中。
      “你……”
      
      “復活!”少年直蹦蹦地跳了起來,伴隨著全身的爆衣,僅剩內褲的他發瘋一樣沖向了街的那一頭。
      “哦噢噢噢噢,拼死也要回家換衣服!拼死也要趕上跟京子的約會!”
      這是種新的魔法少年變身技巧嗎?爆頭爆衣外加腦袋著火嗎……感覺有點破廉恥呢。
      而等她想起來身邊還有一個奇怪的嬰兒時,墻垛上早就已經空無一物了。
      “沢田綱吉,真是個謎一般的……廢柴魔法少年啊~”
      
      傾盆大雨中,腳下的百合倒還是很堅強地迎著風雨,挺漂亮的,丟在這里被踩爛有些可惜,移到路邊的花壇去吧。然而撫子剛剛蹲下身向百合伸出手——
      “那邊的帶刀巫女,不許動!”
      一般意義上,這種發言應該都是出自警察才對,起碼電視動畫里都是這么演的?墒撬俅翁痤^時,卻見到了一群穿著黑色制服的飛機頭少年。
      “我們是并盛中學的風紀委員,剛剛接到群眾報案,你涉嫌搶劫,跟我們走一趟吧!”
      搶劫是什么鬼,難道是指剛剛那個地中海中年嗎?而且為什么群眾要去跟一幫中學生報案,現在的風紀委員們還管這事?這個町的警察都干嘛去了?
      還是說,這也是一個游戲事件,觸發條件是違法犯罪?頂著死魚眼看了看圍著自己的人,撫子覺得這時候還是配合得好,總覺得反抗的話可能會通往世界公敵結局,她自問是個好中二,再次表示拒絕這種未來。說不定這也正是讓陷入死地的任務重獲新生的好機會,一定不能錯過!
      
      于是,當撫子被這群人真的押送到并盛中學的接待室并交給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家伙審理時,已經徹底對這種脫線的狀況失語了。這個世界,真的太奇妙了……
      “所以說,你是被那個人當成援·交的高中生,所以才揍了他一頓,還搶走對方的錢嗎?”跟她講話的并不是那個頂著“并盛中學風紀委員長”職業頭銜的云雀恭彌,而是副委員長草壁哲也,委員長大人正坐在窗邊看書,時不時打個哈欠,看都懶得看這邊一眼。
      “沒錯,這種事換你你能忍嗎?”
      對于如此理直氣壯的反駁,草壁竟然覺得非常有道理,于是撫子在風紀委員們一致的夸獎和欽佩中,就這么隨隨便便被無罪釋放了。直到被委員們友好地送出學校的大門,她還沒能反應過來。
      所以說到底她到底是來做什么的?任務呢?后續呢?沒啦?
      
      正在迷茫時,一只路過的麻雀精準地拋到她鼻子上的東西成為了逼瘋撫子的最后一坨糞便。
      “搞什么啊,這游戲還能玩嗎?!”將手里已經徹底失去存在意義的雨傘一摔,她崩潰地仰天長嘯,“我要投訴,GM在哪里?!”
      明明以前在游戲里除了手黑以外再也不會被自己的幸運E影響了,但現在她連玩個游戲都不能好了!好想棄坑啊,可是她是穿越進來的,退出登錄按鈕無效!
      曾經有位游戲界的前輩說過這樣一句話:生活就是一個爛游戲,你明明不喜歡它,卻不得不繼續玩下去。
      簡直就是當前這種狀況的真實寫照!
      “呵,呵呵,任務什么的無所謂了……”對,沒錯,反正也只是輔助理解游戲的手段,踩地圖的順帶而已,做不做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探索和戰斗,這才是MMORPG的精髓!現在她的大刀正饑渴難耐呢,快來只怪讓她瀉瀉火吧!
      
      然而,雖然她現在所在的是城市地圖,明明除了家附近兩百米內以外都大喇喇地標著“戰斗區域”,但走了一個上午,一只怪物都沒有看到。而根據昨天發生的事件來看,大地人之間的現代槍戰發生的概率似乎要高一些……
      這就跟你好不容易習得了飛天御劍流正準備大展身手一番時,卻發現自己其實生活在使命召喚里一樣。撫子低頭看了眼手里的刀,默默地思考了下冷兵器對AK47的可能性,頓時覺得前途更加渺茫了。
      不管你劍術多超群,等級有多高,只要躲不了子彈,該被爆頭還是會被爆頭。
      “我討厭現代背景的軍事游戲!”
      
      所以說,現在她能做的事大概只剩一項了,就是壓馬路加繪制地圖了?上н沒來得及邁出第一步,就被背包里傳出來的詭異音樂打斷了。
      “讓我舍棄掉DT吧,讓我做回正常的男人吧……嗶!”雖然立刻就按下了接聽鍵,這詭異的手機鈴聲還是引來了校門口附近的行人們意味不明的注視。撫子一邊抽著嘴角,一邊僵硬地挪到了馬路對面的工地附近。
      “喂,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刻意壓低的聲音也無法掩飾話語中那蔓延而出的怒氣。
      “哇,撫子你吃辣椒了嗎,怎么對媽媽這么兇?”
      “……呼~”深深地吸了口氣再吐出來,撫子勉強壓下了自己遷怒的心,“抱歉,花耶。但是……這個手機鈴聲是怎么回事?!我會被當成變態的!”
      “嘿嘿,你發現了啊,這個曲子不錯吧,媽媽很喜歡哦~”花耶的聲音依舊沒有一絲緊張感。
      “不要把你那怪異的興趣強加到我頭上啊混蛋!我說你啊……恩?”話筒對面似乎有些奇怪的嘈雜,“怎么,發生什么事了?”
      “誒嘿嘿,其實也沒什么,只是媽媽不小心撞到了人,對方傷得很重,但是我身上沒錢付醫藥費……”
      “你怎么不早說?地點呢……恩,好,你別急,我馬上過去!”
      真是的,出了這么大的事為什么還能那么悠哉地跟她講廢話啊,對花耶的這一點,撫子覺得估計這輩子自己都無法理解了。
      不過話說回來,她連車都沒有是怎么撞到人的?
      
      十五分鐘后,一個廢棄的公園里——
      “啊啦撫子,你不是帶傘了嗎,怎么濕成這樣?”
      跑得氣喘吁吁,眼鏡都泛起白霧的撫子雙手支著腿:“那個不重要。在哪呢,花耶你說的,呼……那個重病患者?”
      “就是這個人!碧僭ㄒΣ[瞇地指了指地上。
      少女直起腰來,愣了幾秒鐘,視線來回在自家一臉淡定吃著餅干的媽媽,和躺在地面上擠眉弄眼,發現她看過去就突然開始捂胸哀嚎的老家伙之間掃了幾個回合。
      “難道你是指這個演技浮夸的家伙?”
      “恩,就是他沒錯!”似乎沒有察覺到自家女兒臉上那一對死魚眼,花耶認真地點頭。
      少女的額頭上“嘭”的一下爆出了一個巨大的十字,優雅地掰了掰手指頭,發出喀蹦喀蹦的聲響后,露出了一個標準的猙獰微笑:“這位老爺爺,如果您確定想去醫院待一段時間,我倒是可以滿足您的這個偉大愿望呢~當然了,錢我也會給的,不過只需要您付出一兩根肋骨而已,相信您一定不介意的是吧?”
      “哼,這年頭的年輕人怎么一點也不知道要尊老愛幼真是沒有道德想當年我也是……”少女的拳頭毫不猶豫地對著他的臉邊的地面砸下去,錘出了一個巨大的裂痕,“別打別打救命啊殺人啦啊啊啊啊~”剛剛還賴在地上不動的老頭立刻精神抖擻地蹦了起來,慘叫著一溜煙跑出了公園。
      “啊啦,運動神經真好呢,比我跑得快多了,真讓人羨慕啊~”還在吃餅干的家伙沒心沒肺的發言。
      “下次遇到這種人,直接打一頓扔掉就行了,別再找我了,浪費時間!”撫子白了她一眼。
      “可是媽媽才5級啊,剛那位老爺爺有10級呢……”她無辜地指了指自己頭頂上的狀態欄,那里寫著——
      藤原花耶,Lv.5,HP:421/421,MP:176/176,無所屬。
      “而撫子你……”
      撫子,Lv.89,HP:11680/11680,MP:10800/10800,所屬:黑劍騎士團。
      撫子無言地閉上了嘴。
      你個戰斗力只有5的渣!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這兩章寫得我尷尬癥都要犯了orz
    沢田綱吉、京子、嬰兒、云雀恭彌、草壁哲也——《家庭教師》
    飛天御劍流,出自《浪客劍心》,簡單點講就是最厲害的劍術。
    《使命召喚》,第一人稱視角的射擊類游戲,軍事戰爭題材。
    撫子的手機鈴聲,出自《伊克西翁傳說dt》,是OP,歌詞很河蟹,大家可以百度一下=3=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