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媽媽才是大Boss

作者:蘇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孤島默示錄(六)

      當地時間清晨6點14分,當第一縷陽光從海平線伸出了它的觸角,海水剎那間被一片耀眼的金光鍍上了一層瑰麗的色澤,這個太平洋上的小島也總算迎來了黎明。然而,能夠感受到這海上日出美景的人,卻是屈指可數的了。
      原本充滿了歡笑,綠意盎然的美麗度假島嶼,此時已變成了一片焦土。放眼望去,只剩下遍地黃沙和焦黑的殘渣,滾滾濃煙甚至染黑了天空,讓人不免產生了一種隕石墜落后的末日幻想。
      而這煉獄般的場景中,僅剩的那座完好無缺的雪白干凈的旅館就格外得引人注目。引燃了整個島嶼的大火還在蔓延,濃得會嗆傷呼吸道的黑煙遮天蔽日,而這所旅館卻仿佛被什么看不見的東西所包裹著,沒有遭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這異常的現象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他們正毫無阻礙地穿過了這層看不見的屏障,推開了旅館的大門。但引入眼簾的景象,卻與他們所想的劍拔弩張不同,此時大廳之中的氣氛甚至可以用其樂融融來形容。不過這種讓人輕松的氛圍,卻被他們粗魯的開門動作打破了。
      
      一片令人不安的寂靜過后,推門的人首先打破了沉默。
      “哼,教會的走狗!
      正在陪小孩子打牌的海因克爾·沃夫回頭掃了他們一眼,狀似不經意地掏了掏耳朵,末了還吹了下手指。若無其事地抽出了手里的兩張牌:“對A!
      “哎呀呀,我壓不起了啊!敝览_地單手捧臉,轉頭,“小櫻怎么樣,壓得住嗎?壓不住的話我們這把又要輸了呢……”
      “咦?什么?”作為現場唯一有緊張感的好孩子,木之本櫻從那幫兇神惡煞的家伙們推門而入開始就把注意力一直放在那邊了,分分鐘準備扔出一張櫻牌出來開戰了。誰知道其他人都跟沒看到他們似的,竟然還一本正經地繼續打牌。
      “哦哦哦?不行了嗎?那姐姐這把就又贏了哦~”她笑嘻嘻地把手里剩下的牌一扔,結束戰局。
      “嘛,真是甘拜下風呢!敝老笳餍缘毓恼,“那按照約定,今天的早飯就拜托您了哦~”
      “交給我吧,讓你們看看姐姐我五星大廚的水……”她話未講完,一個后滾翻離開了桌前,同時,知世一把拽過櫻,后退了一大步。
      沒有任何前兆和動靜,桌子正中悄然地出現了一條黑線,平滑地斷裂成了兩半。
      
      “打擾你們的雅興真是很抱歉,不過就我個人而言,不怎么喜歡被無視的感覺呢!鄙米躁J進旅館的人共有7個,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長袍,蓋住了全身所有部位,只露出了一雙雙顏色各不相同的眼睛。
      為首的人上前兩步,剛想開口講些什么,突然側后方一把巨大的武士·刀毫不猶豫地斬了下來。他輕松地抬起右手,一道綠色的光芒閃過,便架住了冰冷的鋒銳。
      “哼,不愧是狂信徒,果然獸性絲毫不減!
      “閉嘴,跟你們這些異端沒什么好說的!”
      襲擊者發現此次攻擊沒有奏效,立刻連著三個后躍拉開了距離,立于金發女性的身后。
      “喲,早安啊由美江!焙诎l修女剛才一直在牌桌附近的沙發上睡覺,但剛才那異常的魔術波動直接驚醒了她,于是還未思考什么之前就直接條件反射地砍過去了。
      
      “島是你們燒的?‘魔蜂使者’人呢?”
      “哦?如果是我們做的,你打算怎么辦?”海因克爾雖然笑臉迎人,但額角的青筋已經顯示出她此刻并怎么良好的心情了。
      “對于這次事件,我們魔術協會也深表遺憾!彼仁怯脿钏普\懇的口吻表達了一下態度,但很快就轉移了話鋒,“但是波爾扎克是我們魔術協會封印指定的魔術師,所以協會需要接下后續的處理事項!毖员M于此,他的立場已經表達得非常清楚了。
      “包括波爾扎克本人?”
      “不錯,他是貴重的樣品!睂⑷朔Q之為樣品,就算是持以保護的態度,也一樣讓人無法接受。雖然那位什么‘魔蜂使者’也是個人渣,沒什么好同情的。
      “哎呀真是可惜了,那家伙已經被我切碎了喂狗了,現在連渣也不剩!焙R蚩藸枖偸,做了個悲傷的表情。
      “你?!”
      她掏出一根煙,剛想點上,就感受到了來自身側那位一直笑嘻嘻的小朋友的強烈視線。海因克爾輕咳一聲,若無其事地又把煙塞回了神父長袍里,順便開個嘲諷轉移一下仇恨,“誰讓你們來得這么遲?天都亮了,該被永遠埋葬在黑暗之中,承受煉獄之火灼燒的東西,自然早就下地獄去了!
      
      氣氛陡然一僵,協會的首領危險地瞇起了眼,追問道:“那……他的研究資料是落在你們手里了?”
      “那種東西……”拖長的尾音,透露出毫不掩飾的挑釁和嘲諷,伴隨著后半句話的起始,她原本和善的笑容驟然陰冷了下去:“當然是一把火燒光了。哼,你以為我們會留著那些瀆神的東西,讓你們繼續禍害世人嗎?”
      “不管任何研究,都是通往真理之門的嘗試,或許過程中有些犧牲,但不過都是到達根源之時的榮耀……不過,跟你們這種被神洗腦的狂信徒講這些無異于對牛彈琴,呵,不懂得知識寶貴的智障!
      回應他的是一顆直射眉心的子彈,當然了,被協會首領的防護成功擋了下來。
      “不錯,理解得很透徹!”黑發修女表情猙獰地架起了長刀,“我們就是狂信徒,所以跟我們講任何道理……”
      身形一閃,高木由美江已經殺入了黑袍人中。
      “都是行不通的!”
      黑袍人們紛紛伸出了手,各種顏色的魔力回路開始發光,戰斗一觸即發。
      
      “突突突突突突突……”
      一連串的機槍從上方開始瘋狂掃射,幾乎是壓著由美江的移動能力極限,硬是強迫她不斷改變移動路線直到退回了海因克爾身邊才不甘地停了下來。
      大廳中所有人的視線立刻沿著子彈飛來的方向聚集了起來,只見二樓的欄桿上,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嬰兒正將手里的機槍變回原樣。感受到大家的注目禮,里包恩行了個脫帽禮。
      “Ciaos,真是個神清氣爽的清晨啊!
      “阿爾克巴雷諾?”協會的首領一眼就認出了里包恩的身份,詭異地掃了眼對面的狂信徒。他搞不明白為什么教會會跟彩虹之子搞在一起,還是背地里又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嗎?
      
      “這樣不行的里包恩,人家好好的地板你給打出這么多窟窿,到時候又要賠錢了!被ㄒ皇侄酥鴤盤子,一手輕輕戳了下小嬰兒的臉頰。后者……開始打呼嚕吹泡泡了。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大家來二樓餐廳用餐吧!焙笾笥X地發現大廳里多出了幾個人,花耶眨了眨眼,淡定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保持著不變的笑容道:“那邊的幾位客人,不介意的話要一起吃早飯嗎?”
      黑袍人首領沒有回答,反而對花耶伸出右手。在后者不明所以的視線中,一道綠色的致命光線奔著她的眼睛激射而去。
      “Move[移牌]!睓蚜⒖碳莱隽丝ㄅ,千鈞一發之際,綠光穿過了花耶的殘影,射中了天花板。被轉移到沙發上的花耶困擾地環顧了四周,這才確定自己是眨眼間換了個位置。
      “發生什么事了?”
      
      “藤原阿姨什么都沒做,你們為什么要突然對她出手?”櫻快步走到花耶面前,伸手擋住了她,順帶也對完全沒有出手攔截意愿的教會方產生了不信。
      “是你們先違背了隱秘原則。這個人只是一般人,還有這旅館內還活著的其他人類,你們不會打算都留著吧?”首領嗤笑道,“你們救世主聯盟就是天真,還真以為自己是救世主了嗎?‘賢者’也是有趣,糾集一幫子小孩,還真以為能撼動世界格局不成?”
      “這話可不能當做沒有聽到呢,肯尼斯·艾爾梅洛伊先生!币恢蹦敱尘鞍宓闹雷呱锨皝,一口叫破了對方掩藏的身份,“我們聯盟雖然沒有你們魔術協會和羅馬正教傳承久遠,但再怎么說也是經歷了一個千年的組織了,相信我們的處事方針您也早就耳熟能詳了。但此時此地竟然說出如此不經大腦的言論,不禁讓人懷疑你那時計塔導師的地位是否是浪得虛名的了!
      “……小鬼!”肯尼斯暗恨地握緊了拳頭,但他又不能在教會面前跟一個還未成年的小孩斤斤計較,那樣才是真的有失風度。
      “你們是鐵了心要打破約定了?那么這次事件要是被傳出去,你們聯盟打算怎么承擔這個責任?”
      “哎我說這位大叔,你怎么就這么死腦筋呢?”一直沉默不語的教會方聽不下去了,覺得這對話實在是太沒有營養。高木由美江打了個哈欠,說:“我們不動手,他們也不動手,自然代表沒有動手的理由啊。無關人員早就被放倒了,剩下的……自然是有關人員了!
      “還輪不到你們教會來教我們做事?!”肯尼斯惱羞成怒了。
      “聽說您在時計塔也算是個有地位的大人物了,竟然為了圍剿區區一個封印指定的魔術師放下手中的研究和學生,想來這位‘魔蜂使者’要么是非常棘手的存在,要么……就是他的研究讓您十分感興趣嘍?”知世不顧危險走到他的面前兩米處站定,“那真是太遺憾了,勞您白跑一趟了;谀讲诺男袨,我們認為您的存在過于危險,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能否請您帶著魔術協會的其他人離開園木島呢?”
      肯尼斯沉默了幾秒,冷哼一聲轉頭就走。
      
      等他們走出了旅館的范圍,有人湊上來詢問:“艾爾梅洛伊先生,您真的相信波爾扎克的研究資料被燒毀了嗎?要不我們再……”
      “再什么再,就算沒有燒毀,被教會和聯盟吞下去的東西,我們就算動用武力也沒辦法讓他們吐出來!更何況現在教會和協會正在停戰期,因為這件事挑起紛爭不明智!
      想起剛才那個牙尖嘴利的小丫頭,肯尼斯就氣不打一處來。真是不明白,為什么協會對聯盟總是諸多忍讓,甚至嚴令他們不能讓對方抓到把柄。明明就是幫不懂事的小鬼罷了……
      “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回去吧,這島燒成這樣,估計什么都不會留下。反正波爾扎克已經沒了,沒必要再浪費時間!泵恳晃槐粎f會標注了封印指定的魔術師,協會都有辦法監控對方的生死。正因為代表波爾扎克的那盞燈已經滅了,他們才急匆匆地從英國趕過來,誰知道還是晚來了一步。
      
      就在他們離去的十分鐘后,臉色蒼白的撫子開啟了地下研究室的大門;謴土嗽偷陌吲P在焦土上,撫子先后將夏目和波爾扎克的那個半人高的手提箱抱上去后,幾人便向著旅館的方向飛了過去。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肯尼斯·艾爾梅洛伊:出自《fate zero》,隸屬于魔術協會時計塔。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