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和反派絕逼是真愛

作者:零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沉鯽池下的秘密

      他們看書看了大半夜,回去時已是深夜了。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甲定漪叫布勤起床時,布勤裹在被子里,瘋狂的東扭西扭,滾來滾去,就是不肯起來。
      
      布勤活像只剛從水里撈出來的鯉魚,拼力掙扎想要跳回到水里。甲定漪無奈,只好說,“我去打洗臉水,回來要看到你自己穿好衣服,坐起來了!
      
      布勤如遇大赦,從被子里探出頭,依舊閉著眼睛,啞著嗓子說,“你真好……”
      
      甲定漪聽得呼吸一滯,然后拉起被子,又將布勤的臉遮了起來。真是眼不見心不煩。
      
      甲定漪前腳剛出門,后腳陸英志就找上門來。
      
      他也不想來找布勤,但想起昨日驚雷長老吩咐的,要照顧好兩位師弟,他自然不能推辭。這個段不勤,那么纖弱,風一吹就要倒。
      
      陸英志來到他們房前,剛想要敲門,就發現房門半開著。
      
      “不勤師弟?你起來了嗎?”里面傳來了一股綿柔的“女子”香氣,聞得陸英志臉上一紅。自從他認為布勤是個女子后,他的一切就都跟女子扯上關系了。
      
      布勤在床上睡的鼻涕泡都吹起來了,哪還聽到陸英志蚊子般的聲音。
      
      “不勤師弟?”陸英志連喚了幾聲,都沒得到回應,心下遲疑起來。該不會出什么事吧?他又大聲叫了一聲,顧不上許多,就沖了進去。
      
      一進去,他就后悔了。
      
      在陸英志眼中:亂糟糟的香榻上,布勤衣衫不整,面色赤紅,香肩裸/露,一條白花花的大腿無力的垂在床邊……
      
      而現實中的布勤:在亂糟糟的床上,被子胡亂裹在身上,露出細胳膊細腿搭在外面。因為熟睡而幸福得臉都紅撲撲的,嘴巴大張著,一道晶瑩液體飛流直下。
      
      陸英志一下亂了心智,進退兩難之際,卻聽身后傳來一個冷冷的男聲。
      
      “誰讓你進來的?”
      
      陸英志回過頭,看著面色不善的甲定漪,“我、我只是來找布勤,我是他師兄,接他去藏書閣!
      
      “不用!奔锥ㄤ糁苯泳芙^了他,“我今天要帶他下山采買!
      
      陸英志不知哪來的脾氣,說,“我和他都是驚雷長老門下的親傳弟子,論起來,還是我帶他去的好!
      
      “論起來?”甲定漪嘴角微微一動,“論什么?”
      
      甲定漪的態度激怒了陸英志。他有種錯覺,站在甲定漪面前,就像是年輕的雄獅妄圖挑戰獅王的地位,對方的回應卻只有輕蔑的無視。
      
      “你回來了……我馬上就起!辈记谟帽M全力,才挑開一只眼皮,又立刻落下了。他埋怨道,“都是你,昨夜那么晚才讓我睡覺。我哪里受得住……”
      
      陸英志聽得臉上一紅,憤憤然的奪門而去。
      
      甲定漪看得莫名其妙,走到窗邊,將布勤的被子整個掀了起來,看著布勤光裸的大腿,皺眉問,“怎么不穿褲子?”
      
      “不是你說我們衣服帶的不夠,要我省著點穿嗎!”布勤撓撓屁股蛋,終于恢復了精神,“剛才有誰來過嗎?”
      
      “那個少門主!
      
      “是他啊!敝徽f了這一句,布勤的注意力立馬轉移了,仰望著甲定漪說,“你幫我穿衣服吧!
      
      “這又不是在段府!
      
      “可是一路上都是你給我穿的啊!辈记谵q道。
      
      甲定漪點點頭,“可以!
      
      布勤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見甲定漪走向柜子,將藏在后面的棍子拿了出來。甲定漪隨意舞了舞棍子,“手腳都斷了,確實就只能靠別人穿衣了!
      
      “……”布勤急忙擺手,“從小老師就教導我,自己的事情當然要自己做。你看我穿的多快!”
      
      飛速的往身上套著衣服,布勤嘴還不閑著,“好快呀好快呀!
      
      甲定漪一撇嘴,還是上前來給他套褲子了。
      
      門外的陸英志后悔不已,自己為什么要聽墻角。只是看甲定漪那么兇,怕他會對段不勤做出什么事來。
      
      果然,甲定漪威脅要打斷布勤的手腳!這么說來,布勤的腿,也有可能是他的所為了?
      
      陸英志的心中,緩緩升起了一股英雄之氣,想要保護布勤。
      
      “變/態師兄,他為什么站在我爹娘門前?”在一旁看了半天的段無顰問。
      
      自從拜了驚雷長老為師,知禮守法的段無顰,就主動換了對朝芩的稱呼——從“變/態叔叔”變成了“變/態師兄”。
      
      朝芩高深莫測的摸摸下巴,“顰兒莫怕,你娘若是休了你爹,你就跟著我!
      
      他們二人驚動了陸英志,他磕磕巴巴的說,“師、師兄,我不是……我走了!”漲紅著臉,少門主大人淚奔了。
      
      莫名其妙出現,又莫名其妙離開的陸英志,并未引起布勤他們的注意。按照原定計劃,他們下山去采購了——名為采購,實際上是去沉鯽池尋找秘籍。布勤一路上欲言又止,就算從宮門前跳下,他都沒來得及尖叫。心情復雜的看著甲定漪脫衣服——不能讓人發現他們進過沉鯽池,自然不能弄濕衣服。
      
      脫完了自己的,甲定漪又去脫布勤的。從出發開始,他就一直傻愣愣的。莫不是太怕水了?甲定漪想了想,道,“你在這里等我吧,我自己下去找!
      
      布勤拉住了甲定漪,看上去十分心神不寧,“還是不去了吧?水里那么可怕!
      
      “我在水下不用呼吸!奔锥ㄤ粽f,“等著我!
      
      話雖這樣說,但甲定漪入水后,布勤卻越發緊張了。過了許久,也不見甲定漪上來,他只好爬到水邊,向下張望。
      
      遠處突然激起了浪花,水下喧鬧了起來。布勤急得大喊甲定漪的名字,見沒有回應,他又喊道:“前輩!前輩!是你嗎?他沒有惡意……”
      
      話還沒說完,布勤就覺得手腕被人拉住,一下拖進了水里。瞬間被水包圍,他奮力掙扎了起來。
      
      然后,他又被人提了起來。
      
      布勤這才覺得,比起溺水,眼前的情況更加瘆人。甲定漪提著他的衣領,冷著臉問,“你說的前輩是誰?”
      
      布勤立刻吱唔起來,“沒有誰……你聽錯了!
      
      “是嗎?”熟悉的“邪魅一笑”又出現了,甲定漪拎著布勤的領子,將他按到了水里。
      
      任憑布勤掙扎,他還是數夠了十個數,才將他又提了上來,“他是誰?”
      
      布勤嗆了水,但也比不上他心中的寒意。布勤吐了兩口水,才虛弱的說,“我說。先放開我!
      
      甲定漪將他推上岸,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床记跍喩戆l抖,甲定漪想幫他擦擦水,卻被布勤躲開了。
      
      “脫了你的濕衣服,換上我的!奔锥ㄤ暨f給他自己一早脫下來的衣服,“自己換!
      
      布勤沒有動手,他實在看不明白,剛才還想致他于死地,現在怎么又這么關心他?
      
      布勤擰著衣服上的水,說出了考試那一日的經歷。
      
      甲定漪背著他跳下來,落入沉鯽池中,二人被摔開了。
      
      布勤離開了甲定漪的后背,感到身體越來越沉,他奮力的想游動,可惜□□不受控制,他越是掙扎,就沉得越深。更糟糕的是,他卡進了一個石縫里——還是屁股。
      
      他用力的推著身后的石頭,卻還是無法動彈。更要命的是,他已經憋不住氣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水,就沒有了知覺。
      
      等他再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石洞里,石洞正中,有一汪幽暗的潭水。潭水之中,漂著一片盛開的蓮花,釋放著淡淡的光芒。布勤爬了幾步,就看到眼前亮了起來,那是幾塊螢石組成的燭臺。
      
      “沒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見到訪客!币粋蒼老的聲音說,“小朋友,這光亮是為你點的!
      
      布勤循聲看去——石床上盤腿坐著一位老者,頭發花白,胡須更白,長到垂到了地上。他雖睜著眼睛,但雙目無神,布勤猜想,他定然是在這里住久了。
      
      “你是霧靈山的弟子?”那位老者問道。
      
      布勤心想,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世外高人?
      
      他不敢隱瞞,“我正在參加入山不考試,從山頂跳進了沉鯽池,不知道怎么到了這里,打擾之處,還望見諒!
      
      “小朋友倒懂禮貌。只是我這里沒什么好東西招待你,你去池塘里摘顆蓮子吃吧!崩险叩。
      
      布勤爬了過去,只見蓮葉之間藏著兩個蓮蓬。奇的是,蓮子五光十色,有紅有藍,有如螢火蟲般,都閃著熒光。摘下一顆蓮子,那蓮子潔白可愛,布勤忍了忍,沒有吃,而是裝進了兜里。說不準是什么靈丹妙藥,吃了能連漲五層墟境,還是留給甲定漪吧。
      
      老人發現了他的動作,笑了笑說,“這東西離了蓮蓬,不出一時三刻就會枯萎,味道就不好了。你還是在這吃了吧!
      
      布勤只好吃了下去。味道還算清新,卻沒什么特殊的感覺。難道只是長得比較好看而已?
      
      老人才又說道,“你我也算有緣。你可想知道如何回去?”
      
      這是送客之意,布勤多問了一句,“不知您可有何口信讓我帶到山上去?”
      
      “口信倒是沒有,只是有話要囑咐你!崩险咝σ饕鞯恼f,“你出去之后,不可將見到我的事說出去!
      
      布勤面露猶豫之色,他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對甲定漪有所隱瞞?還是這種神秘際遇?
      
      老者也不意外,“你若是不得不說,那就留在這陪我說吧!
      
      “好,我不說就是了!辈记诘。
      
      “嗯,我相信你!崩险叩,“來,跟我發誓,你若是說出去了,就斷子絕孫。聽你說的人,也同樣要斷子絕孫!
      
      布勤沉重的點了點頭,“我的腿不方便,如何游出去?”
      
      老者一笑,“來來來,走近點,讓我看清楚!
      
      布勤將信將疑的爬了兩步,只見老者用手一揮,自己就飛了出來。然后又不爭氣的,暈了。
      
      甲定漪側目,“所以你是怕我絕后,才瞞著我的?”
      
      布勤傷心的點了點頭。
      
      見布勤面色陰郁,甲定漪頓了頓,伸手拍了拍布勤的頭,聲音難得的溫柔,“以后打你之前,一定會先給你一個機會說清楚!
      
      郁悶一掃而光,布勤吸了吸鼻子,忍不住說出心中的話,“到頭來你還是要打我?就算我沒待你如初戀,你也不能虐我千百遍?”
      
      “明明是你欺騙了我,要虐也是你虐待我!奔锥ㄤ魢@了口氣,說,“算了,我們去會一會這位獨居在沉鯽池的老人!
      
      被甲定漪背起,又潛入水里,布勤心里納悶上了,為何到頭來,理虧的倒成自己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玩劍三沒看時間...晚了一會。
    話說今日我百度了一下完結的文《娛樂圈之神受助攻》。
    嗯,雖說那文點擊收藏人氣啥的都巨撲。但還是被人弄成了TXT,然后掛到了網站上...
    既然都沒V,為啥不來JJ看?心塞..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6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