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和反派絕逼是真愛

作者:零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劫后余生

      仿佛乘著悠然一帆小舟,布勤感到很安心、很舒服。這種感覺,很像小時候的一個夏夜,剛剛下過了雨,沒有空調的舊房子里,難得的涼快。奶奶摟著他,讓他枕在腿上,搖著一把扇子給他趕蚊子。
      
      他問奶奶,“爸爸什么時候回來呀?”
      
      奶奶答他,“快了,快了。他坐末班車,快回來了!
      
      爸爸是乘務員,經常一走就是兩三天。也因為這樣,爸爸和媽媽老是見不到面,見面了就吵架,一年前協議離了婚,他跟著爸爸——其實是跟著奶奶生活。
      
      “爸爸媽媽真的要復婚嗎?”布勤歡快的問。
      
      奶奶也高興,“是啊,到時候媽媽就又回來住了。你就不用等著周末才能見到媽媽了!
      
      “太好了!”布勤睡意全無,“我討厭周末到媽媽那里去,有一個叔叔特別討厭,老是兇巴巴的看著我!
      
      “啊……”奶奶沒有接話,又給布勤扇上了扇子。
      
      那天后來怎么樣了?布勤有點想不起來了,他只記得,奶奶的懷抱好舒服,讓他特別安心。他想去抓奶奶的手,讓她不要搖扇子了,今天天氣不熱,甚至還有一點涼。
      
      奶奶的手腕怎么粗了?他記得奶奶非常瘦。不僅粗了,手感還了,是那種有彈性的硬度。布勤睜開眼,看到甲定漪神色復雜的看著他。
      
      上帝啊,我這是死了嗎?布勤看著自己正上方的人,目光呆滯的想著,難道是穿越回去了?
      
      “挪開你的爪子!奔锥ㄤ粢荒槻荒蜔,眼睛還帶著兇光。
      
      爪子?挪開?布勤扭頭看了看,爪子確實抓了個不該抓的東西!
      
      “我我我……”布勤我了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挪開你的爪子!奔锥ㄤ粲种貜土艘槐。
      
      布勤趕忙松開手,可是手心還殘留著溫度,不僅是溫度,還有那種筋脈跳動的感覺。
      
      甲定漪看著漲紅了臉的布勤,說道,“還有你的狗頭!
      
      布勤左右看看,才發現自己是躺在了甲定漪的大腿上。他右手撐著自己離開了甲定漪的大腿,左手偷偷藏在身后,還保持著握著某樣東西的姿勢。布勤偷偷的丈量那個東西的直徑——實在太驚人了!
      
      布勤想起了暈倒前的事,忙問,“我們是怎么獲救的?段無顰呢?是不是他雄起了?”
      
      “他已經被摔死了!奔锥ㄤ粽f。
      
      “什么?!”布勤徹底震驚了,“不可能!他是主角,有金手指!就算天下人死光了,他也不會死的!”
      
      甲定漪輕笑道,“什么男主角,他就是個傻子,又被摔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布勤嘴里只!安豢赡堋比齻字了。
      
      就在這時,門不聲不響的開了。一個身著黃杉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他懷中抱著的,正是段無顰。
      
      “無顰!”布勤驚訝的喊道,還不忘埋怨的看了一眼甲定漪。
      
      黃杉男子面目清秀,一笑起來讓人感覺有如春風拂面。段無顰伸長雙手要找布勤,黃衫男子便將他放到了床上。
      
      劫后余生,布勤再見段無顰,感情自然不一樣了。他張開雙臂,將段無顰摟進懷里,還未開口,就聽段無顰說話了,而且神態與之前大為不同,再也沒有那種過分幼稚的狀態。只是他說話的內容——
      
      “娘!您沒事太好了!嚇死顰兒了!”段無顰淚眼婆娑,“要是您出了事,那世上就只剩下爹爹和顰兒孤苦無依了!
      
      啊嘞?你進入角色還沒出來?!而且演技也太好了吧?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真是你娘呢!
      
      甲定漪看著布勤的眼睛說,“好像那一摔,把顰兒的傻病摔好了!
      
      這是什么俗套的狗血劇情?!早知道一開始就把他摔在地上不就好了?也不用我整日里擔心段不移要拿我問罪。
      
      甲定漪捅捅布勤,叫他不要太失態以免引起懷疑。
      
      布勤舉起左手放在唇前假意咳嗽了兩聲。
      
      “你的手怎么了?”黃衣男子問,“為什么圈成一個圓形?”
      
      布勤被他一提醒,才想起來自己在比劃著什么——還放在嘴前。他滿臉通紅的偷偷看了眼甲定漪,趕緊放下了手。
      
      甲定漪被他看得一陣莫名其妙,回過頭對段無顰說,“顰兒乖,讓我和你娘說說話,先跟著叔叔出去玩一會吧!
      
      段無顰聽話的點點頭,“知道了爹。我就在外面等著,你們說完了話,一定要叫我!
      
      那黃杉男子又抱起段無顰,說,“你們夫妻倆好好說話吧,我帶他下去吃點東西。他剛才一直在擔心他娘,飯都不肯好好吃,實在是……”黃衫男子突然表情一變,滿臉發光的說,“太可愛了!他嘟著小嘴要娘的樣子太好玩了!顰兒乖,叔叔帶你下去吃香香。你要吃什么都行!要吃肉肉嗎?不要嗎?有很好吃的大肉/棒哦!……”
      
      黃杉男子邊說著抱走了段無顰。
      
      “……”布勤有點擔心了,“就讓他抱走了段無顰是不是不太好?”
      
      甲定漪答非所問,“他以為我們是夫妻,段無顰是我們的孩子!
      
      “所以這樣更不對了!有哪對夫妻會把孩子交給那種奇怪的叔叔?”
      
      “他救了我們!奔锥ㄤ魧⑺麄儽痪鹊倪^程講述了一遍。
      
      原來布勤暈了過去,那個人還是要砍殺他。眼見劍鋒就要劃過布勤的脖子,持劍人眼前一閃,他的劍就被另一柄劍擋住了。
      
      那柄劍比普通三尺劍要長出不少,但又算不上長劍,劍面很厚,看起來應該不輕,持劍的黃衣青年卻單手提著毫不費力。他扭轉劍柄,見面上流云般的紋路清雅,白翎門大師兄見了,不由得大驚失色。
      
      他退后一步,召集他的師弟們,才說,“不知是霧靈山哪位師兄?在下是白翎門人,在此圍捕綁匪!
      
      一聽“霧靈山”三個字,甲定漪心中一驚,暗自打量上了那人。只見他一身公子哥的打扮,臉上還稚氣未脫。甲定漪雖聽布勤說過,四方圣域的厲害,但沒想到一個看似紈绔的少年人,竟然能讓白翎門的大師兄如此恭敬。
      
      “什么白翎門,聽都沒聽過,還敢叫我師兄!秉S杉男子道,“圍捕綁匪?我只看到你們對著一家三口喊打喊殺。那小孩子哪里惹了你們,你們竟要滅口?當真一點人性都沒有!
      
      摔了段無顰的那人搶話道,“是他打我……他跟著綁匪,上梁不正下梁歪,長大了定然作惡……”
      
      “別說了!”白翎門大師兄吼住他,又對黃衫男子說,“師……不知您要如何處置他們?”
      
      “處置他們?”黃衫男子輕笑,“你們可以滾了。留下那個摔孩子的人!
      
      白翎門人面面相覷,那個大師兄硬著頭皮說,“您留他有何貴干?”
      
      “那么可愛的孩子,他都舍得下手!秉S衫男子依然笑著,“我還沒想好,是先剁手還是直接扔下山!
      
      他這話一出,白翎門人自然不平,有幾個性子急的,直接出手,挽了劍花就向黃衫男子刺去。
      
      黃杉男子倒是不驚,臉上還帶著松松的笑意。
      
      那些人的劍都是向著他的要害去的,眼看就要得手,去不知道那人用了什么招數——再低頭,出手的那些人就發現,他們的劍都插在了自己脖子上。
      
      甲定漪也看不清他的招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拔過劍。劍閣上綴著的藍色劍穗微微動了動。甲定漪見過的劍,都是將劍穗掛在劍首上,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掛在劍閣上。
      
      “看來不用考慮了。已經死了!秉S衫男子看著剩下的白翎門人,“還不走?師兄一天只準我最多殺五個人,我不想破例!
      
      連師兄弟的尸首都顧不上,白翎門人帶著赤足白隼,急匆匆的跑了。
      
      黃衫男子沖著甲定漪一笑,“我騙他的,師兄說一個也不許殺的。不過他不在我身邊,就管不了我!
      
      說完,他就徑直走到段無顰身邊,將他抱了起來?粗浘d綿毫無生氣的段無顰,黃衫男子臉上一陣不忍,甚至還擠出了兩滴眼淚。
      
      “這么可愛的寶寶……”黃衫男子將段無顰抱緊,腦袋在他胸前亂蹭,“竟然還有下得去手!寶寶你真可憐!
      
      說完,他便將段無顰放在一邊,開始挖坑。
      
      甲定漪忍著胸口疼痛問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把寶寶埋了!秉S衫男子說,“他這么可愛,我不忍心讓他暴尸荒野!
      
      甲定漪就看著他幾下挖好一個大坑,又脫下外衣,將段無顰包在里面,然后小心翼翼的放了進去。
      
      “寶寶,你安息吧。愿下輩子你一出生,第一眼看見的人就是我。我一定會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寶寶!”黃杉男子說完,用劍一揮,揚起一陣風沙來,剛剛好將段無顰蓋上。
      
      見他這就要走,甲定漪叫住了他,“多謝俠士相救,不知您能否……”
      
      “不能!秉S衫男子說,“我只是想救寶寶,但已經來不及了。我走了!
      
      “他還沒死!”甲定漪喊道。
      
      那人將信將疑,“真的?他沒呼吸了!
      
      甲定漪心想,布勤說他是男主角,有金色的手指,怎么都死不了,應該是真的吧?
      
      他讓黃衫男子把段無顰又挖了出來,然后拍了拍他的后背。那男子拍了十幾下,段無顰竟然真的又有氣了。
      
      “太好了寶寶!”黃衫男子抱著段無顰,喜極而泣。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才是段無顰的親爹。
      
      “救救我們!奔锥ㄤ粽f。
      
      黃衫男子裝聽不見,抱著段無顰不撒手。
      
      “我們正想給孩子認個干爹!
      
      黃衫男子猶豫。
      
      “沒爹沒娘的孩子,不會過的幸福。他長大了,會怨恨你的!奔锥ㄤ艨闯鳇S衫男子在猶豫什么,是當干爹呢,還是干脆讓甲定漪他們自生自滅,自己當孩子親爹?
      
      考慮的結果是,黃衫男子將他們帶回了客棧。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6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河内1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