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真歐皇以貌服人[綜武俠]》

作者:其葉

唉,最開始我回復那位親其實明顯只是轉不過彎來,轉過彎來就好了,因此語氣也是嘻嘻哈哈的。但既然引起了爭論,那就認真來說一下:
首先,我提受害者有罪論這個詞,是因為這種思想最接近,大家都比較熟悉 ,所以最初說的是“稍微有點”而不是“是”,就是不想過去生硬的下定義。
其次,判斷受害者并不是以是否有能力反抗為標準的,受害者有罪論也不適用于qj一種情況,而且真受害者有罪論們在指責qj受害者的時候往往指責的是“你為什么穿的那么露,不能換件嗎”“你為什么到那些不正經的地方去”“你為什么喝多了”——為什么會有受害者有罪論?本來就是因為認為受害者應該預防但沒預防/有能力避免但沒避免——特別至少現在,會說“你為什么打不過qj犯的”鐵憨憨真非常少了,換言之用“打不過/反抗不了”根本就反駁不了受害者有罪論那些人,回頭大家反駁真受害者有罪論者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這一點!
順便插一句,受不了調崗前我的工作就是出獄安置,接觸罪犯和案例僅次于獄警,絕對高于在座各位——>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除了熟人作案,qj真還是和衣著有一定關系的,工作后如果在人流量較大的地方獨居,下班時間較晚的話盡量穿麻煩一點,有的時候確實能避免一些傷害——然而雖然有時候換件衣服真的就可能被排除出“犯罪目標列表”(不少qj犯都不是只害一個,而且多少都是有“偏好”的)但難道因此那些“為何不換件衣服”的指責就正確了嗎?
回到正題,這里和蝠翼類似的其實是那種練過或者實際有能力反抗但被家暴校暴也不反抗的,客觀上這種不反抗也可能會助長了施暴者的氣焰擴大受害者的范圍和程度,比如家暴容易波及孩子,校園暴力得逞一次后受害者更是往往不止一個。那么難道那些不反抗的人需要為施暴者到處害人而愧疚甚至負責嗎?有些怕打重了的理由還好一些,更多的“愛他”“怕家長知道”“他厲害(語出我小時候班內知名的“傻大個”)”甚至“能請假”的理由比想“被心疼”能好到哪里去?
歸根結底,譴責受害者沒有考慮到施害者后續會做出什么行動這個觀念本身就是有一點問題的,因為受害者并沒有這個義務來預估罪犯的行為邏輯。要求受害者愧疚實際上就是要求受害者為加害者的行為負責,本質上這是“遷怒”,遷怒也是人之常情,但人之常情并不意味著正確。
所以無論蝠翼不殺江知府的動機是什么,這都不是江知府自己再出去吃人,然后還要賴是蝠翼不反抗的理由。
因為她被抓并不等于江知府一定要吃她并殺人,切她的肉也并不代表就要直接吃,即使吃了肉,也并不意味著一定會發生要吃人的異變,即使發生了,也并不意味著一定要真的吃人。
重復一次,蝠翼沒殺江知府,并不等于江知府就一定會害人。這兩者之間并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
而且江知府有罪,是因為他是人吃人——>講道理,妖吃人不正常嗎?陰陽師多少吃過人的妖?就是主角,她那種族不也喝人血嗎?她被“收編”前喝過沒有,血哪來的?都是自愿提供的?就現在她是不是看人也都是行走的食物,那她怎么就能忍住了?同樣半妖的貓咬人了嗎?可見即使因為妖靈變成半妖甚至全妖,也未必一定要吃人血肉,就是真的要吃,也不是只有殺人一種方法。
最后,不說文中專門提了一嘴的銀鏈子,就說關她那鐵門就連巨闕要切開都吃力,蝠翼就是能反殺江知府,那她能掰斷一整塊巨闕嗎?而且她這剛剛才被掏出來,她在特殊單人牢里能知天下事嗎?知府也不蠢,他要切蝠翼肉,就算蝠翼是清醒的又確信蝠翼不敢殺人好了,那他也不可能心大到一點拘束措施都不做就切肉吧?萬一被肌肉反射彈死了冤不冤?而且他到底為什么一定要一邊切一邊還把自己吃了肉都做了啥告訴蝠翼,沉默割肉行不行?最多嘲諷一下妖不過如此可不可以?而且為什么不能只片一次或者兩次,他臨陣吃的也不是現片的,有“異香”明顯能“保鮮”,那一次多片點行不行?特別要不是被打,江知府也并不真的需要那么多肉,畢竟吃多了變化大他怎么偽裝?那蝠翼被關著割肉,為什么一定要默認她知道自己肉被拿去做啥了?就為了好罵她,讓她變的有責任?
晴明忙所以忽視妖靈讓妖靈串到別的世界去不是他的錯,那妖靈又不是他制作出來的,他定契約帶妖靈離開“出生地”的時候用的什么理由,他不知道妖靈什么性格嗎?就好比你從寵物店買了只狗,把狗從寵物店帶出來了,完事工作忙沒空管狗跑了——>這狗后來得了狂犬病咬人了,請問你有責任沒?不是忙嗎?顧不過來別養很難做到?
當然了,這里必須明確說一下只要不是主動讓狗染病咬人,那還是沒有責任的。所以晴明其實也沒責任。
還是那句話:誰實際做出傷害行為,就認準這個人。完美受害者其實占比非常少,世界上絕大部分的犯罪都有受害者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地方”,無非多少罷了,但實際導致犯罪發生的,歸根結底還是加害者。
最后的最后,講道理,說晴明渣爸的也不是真的認為晴明渣,就是玩梗罷了,畢竟蝠翼確實用的少,很“切合實際”,但大家開開玩笑也就罷了,玩游戲代入的不就是晴明他們的視角,到底有誰認真覺得“自己渣”啊!所以一開始其實就是說別那么真情實感的認真,特別還有點認真不到點子上去,所以還拿狗做了比喻,不過好像還是太生硬了哈哈哈哈
  [回復][投訴]
[1樓] 網友:其葉  發表時間:2020-01-21 01:57:01
好像還是太長了,有一點再強調一下:
抓住蝠翼想傷害她有很多方式,并不一定要片肉下來吃。
吃妖靈血肉變成半妖不等于一定要吃人。
最明顯的,文中變成半妖的其實并不只是江知府父女,貓也舔了妖血變成了半妖長出了翅膀,那為什么貓就不吃人甚至在明顯“高智商”的情況下都不主動咬人,反而保護主人呢?要說吃同類,老板娘養了那么多流浪貓也沒見半妖貓吃,可見吃人和吃同類都并不是必須的,也就是說變成了半妖不一定非要做壞事不可。
江知府變的半妖那么能打速度那么快,半夜巡邏抓個罪犯能不能行?包拯那會子又不是沒有外敵,上戰場打個敵人能不能行?至不濟,只吃死人不也行嗎?他為什么一定要殺人吃人?
因為他是罪犯!
罪犯想犯罪了都是罪犯的錯,因為換個人來并不一定會犯罪嘛哈哈哈
[投訴]
[2樓] 網友:其葉  發表時間:2020-01-21 02:56:05
最后再強調一次:除了江知府,大家都沒有錯,開開玩笑就算了,真要論,錯的就只有江知府,最多搭上他女兒。
不需要任何額外延伸和解讀,原文就有明確的不吃人或者不殺人的例子——>都是吃了妖血變半妖,貓妖怎么就能救人而不是害人?后面貓也沒有隨便咬人,它都長了翅膀尖牙,論比例它吃的妖血一點不少,怎么一只貓都能控制自己呢?
再說自從驚動包拯,就變成只丟尸體不死人了,怎么現在又可以不吃活人了呢?怎么知府女兒可以只吃尸體呢?
所以說蝠翼自己坑自己最多是蠢,被忽視是因為確實無能(換成針女根本就不存在被忽視,甚至見晴明都見煩了……無限加班也是煩惱哇⊙?⊙。┫胧軅┩楹拖氡怀圆皇且淮a事,傷害妖靈和吃她不是一碼事,吃她會變異和變異要殺人又不是一碼事,殺了活人吃和吃現成死人也不是一碼事。
是江知府自己主動選了本來作為人他最不該選的一條路。
歸根到底江知府之所以會害人,是因為他就是一個變態罪犯,還是個狂妄且智商有限又缺乏審美的變態罪犯啦
[投訴]
[3樓] 網友:雀白  發表時間:2020-01-21 04:50:07
看完之后果然還是比較贊同你的觀點啊~
[投訴]
[4樓] 網友:啃牛肉干的神坑  發表時間:2020-01-21 12:27:59
贊同
[投訴]
[5樓] 網友:指定你  發表時間:2020-02-02 13:35:12
錯的就是江知府和他女兒
[投訴]
[6樓] 網友:Brute  發表時間:2020-02-09 21:10:35
有理有據
[投訴]
[7樓] 網友:一個人的愛   發表時間:2020-02-14 14:16:43
厲害!
[投訴]
[8樓] 網友:滿堂花醉  發表時間:2020-02-23 09:43:11
啊啊啊這是什么神仙樓主啊啊啊啊啊啊
[投訴]
[9樓] 網友:遠雎  發表時間:2020-05-20 18:23:03
排。
[投訴]
[10樓] 網友:葉奈  發表時間:2020-05-21 13:41:36
誰說的,我就很喜歡蝠翼,雪女初始用到現在,只用蝠翼和冰凍套,吸血爽死了,現在還是我主力
[投訴]

河内1分彩